舞逍搖一搖

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經驗】一個故事怎麼被製造?

 




其實應該是要繼續我的論文的,但是現在的時間到睡覺前已經不足以讓我完成表4-3了,所以就來作這件事情吧。
 
關於故事到底是怎麼構成這回事。
 
看到了小宛的〈故事!〉一文後,很認真地開始想自己到底是怎麼想故事的。回頭檢討才發現,不辜負我類強迫症(因為病理診斷上我應該是沒有)的性格,每次完成故事的過程都很像啊。
 
或許我可以整理出一套名為lynnyhc-mode的寫作方式,試試看吧。
 
偶爾會輔以我曾經寫過的故事當作例子,沒看過那個故事的話就抱歉啦。
 
 
一、首先要有個衝動
 
就是很突然的一個念頭。這種念頭發生的次數多不勝數,但不是全部都能變成故事。某種通俗的說法,可以稱之為「梗」。
 
也就是說,要寫故事前,要先有梗。梗不一定變成故事,但故事一定要有梗。
 
這個梗可以是主動型態的(我自己猛然想到、被人刺激/討論得到),也可以是被動型態的(因為參與了合本所以要符合該主題)。但是這個梗就會成為整個故事的重心(之一或是唯一)。
 
大致上來說會是這幾種類型的發想讓我開始一個故事的創作:
 
1.一個場景/橋段
通常會是突然看見某個片段(像是電影預告一樣),然後開始假想前後文
 
例如還沒寫完的黑黃殭屍啪囉,其實整個故事的安排是因為一個後面還沒寫好的橋段:黑子和黃瀨一起被綁架,然後黃瀨用不會流血的身體替黑子擋了子彈。所以才會回頭設定當初黃瀨屍體保存是出自灰崎的愛意,然後被火神擅自帶出。
 
2.一句話
整個故事是為了這句話而編織出能夠表現這句話的場景、能夠表現這句話的各種事件。
 
例如先前出的黑籃本「偏轉」,故事的開始是某天突然就聽到黃瀨說了一句「我並不是那個可以改變他的人」,才開始提出問號「那如果給黃瀨一個改變黑子的機會呢?」→「這個機會會發生在哪裡?怎麼合理發生?」
 
(和1類似,但2可能會用間接的方式表達,1可能會很直接地出現)
 
3.一種位置
就是「如果OO處於XX的位置,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定很有趣」的出發點。
 
各種職業啪囉,或者是時空跳躍、平行穿越、記憶錯置、靈魂交換,都是類似的設計。
 
4.一種假定/論證
「如果OOXX了,會怎樣?」
 
從1-4就是越來越抽象的梗來源,4和3最大的不同在於,4可能其實來自一種抽象的理論或是概念想像,只是藉由這群主角來表達。
 
例如在APH本「Ways of Being」裡面,其實的來由是以下幾個假定的回答(回答的不好,所以我才會在後記說自己沒有成功駕馭這個故事題材)
 
「如果同一個時間階段被重新活過兩次,記憶的改變是什麼?」
「記憶和時間的必然相關性存在嗎?」
「記憶是個體性的嗎?記憶可以被溝通嗎?」
 
類似這種東西,又或者是其實(只有一點點)黑黃本「在發現心意之前」,其實有少少地討論了「勝利、努力、強悍與合作的因果關係是什麼?」
 
我放空的時候常常會想這種東西(很理論的抽象思考),如果突然覺得某些人很適合表達,就會變成梗的來源。
 
 
二、想像故事的發生
 
有了梗以後,就要開始前後編織梗的前因後果。我覺得這也算是文圖表現的差異之一吧。圖的話單幅漫畫幾乎可以把八成的梗都表達出來(1-3幾乎都沒有問題)。但文的話,前後鋪陳我覺得算是不可或缺。
 
這段期間會進入渾渾噩噩期,就是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在腦袋開始前後推展故事。用梗當作原點,往前推「什麼事情促進了梗的發生」、往後推「梗造成了什麼後果」,就像是在腦海裡面演出小劇場一樣。
 
於此同時會開始出現資料和背景的問題。因為對這方面的不瞭解,會導致腦內想像的困難。例如「Ways of Being」裡面,先從梗4決定了表現主題「生長逆流」,然後再決定「為什麼發生生長逆流?」、「生長逆流帶來的後果?」,這之中就發生了資料上的問題:「普魯士早期說什麼語言?(語系發展的資料)」、「那時候的普魯士有辦法留下和老爹的合影嗎?(物質史資料,相機發明的確切時間)」
 
這個階段會零散記下關鍵的場景(非得寫出來的場景)、需要查的資料面向。
 
 
三、大綱製作
 
在腦內想像得差不多以後,就會進入正式的大綱寫作,並且列出查找資料的書單,作為故事背景的資料來源。大綱寫作又會分成兩階段:
 
1.精神型態大綱
 
就是「我要先表達什麼、後表達什麼」。大概會寫成:

 
a.OO要在這裡和XX大吵一架
 
b.吵架完XX摔門就走,和BBB訴苦

 
概略地表達要表達的順序。因為二所形成的腦內小劇場可能只是順敘法,這裡會開始加入一點變化。
 
2.分鏡大綱
 
把1再更細節化,寫成幾乎像是分鏡一樣的大綱,整個編完後,會標上預期的每段字數,作為整個分鏡節奏的掌握。延續1的話:
 
 
a.OO死瞪XX,好半天總算吐了一句話(「你這小王八蛋竟然來陰的」),XX冷笑反唇相譏,OO被激怒揍了對方一拳(/500字)
 
b.XX的內心茫然無措但是OO並沒有看出來。XX沉默定格一陣,突然摔門就走。鏡頭切換,XX已經坐在BBB的家裡喝茶,一臉哭過的樣子(/300字)
 
 
 
四、文字化
 
依照三的大綱來完成文字的動作!基本上因為三已經很細了,所以不會有太大的變動。除非怎麼寫都覺得很不順,通常就表示分鏡大綱出了問題,回去修修改改後再繼續寫。如果以三的舉例來說,就會變成:
 

OO瞪大了眼,死死盯著XX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如果不是眼皮偶爾還會眨動,幾乎要讓人以為那只是個披著OO外皮的機器人。
 
沉默的空氣如此黏著,OO幾乎是從牙縫中蹦出來的話語,這才打破僵局:「你這小王八蛋……竟然給我玩陰的。」
 

類似像這樣。
 
 
五、修稿
 
寫完以後放上幾天,再回頭修稿。主要是針對語氣、贅字、錯字進行更改,有環境的話會印下來校,沒辦法就是在電腦上多看幾次。
 
比較有空的話會把分鏡大綱再整理成概念式的內容(逃離、再會、躲避、爭執、和好),先理論性地推估每個概念的比例(1 : 1 : 1.5 : 1.5 : 0.5),然後回去對實際表達這個概念的字數是多少,看有沒有哪段過長或過短,藉此調整節奏。
 
有幸獲得朋友閱讀的話,也會依照朋友的意見改進。
 

一個故事就這樣完成囉!
 
 
 

那麼,對我來說,要生出一個故事,到底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其實我覺得就是「反覆詰問可能性」、「足以回答可能性的邏輯和經驗」以及「確切傳達的能力」。
 
也就是具體地說,在構思時要盡可能窮盡所有的靈感去提問,這個階段的成敗會決定故事的主題有多引人入勝。問得夠多的,就能發掘出別人看了會「什麼!對齁,原來還能這樣想他們blah blah」的面向。
 

但即使上面這個地方沒有做得很好、或是即使做得很好,第二點也是很重要的。因為提問以後、就要反應,反應需要合理的常識、以及豐富的資料。有些人提了有趣的發想,但回答的很糟,很可能是因為沒有把握住反應的合理性(「誰會在那種場合作那種事情啊!」),或是太過脫離脈絡(「你真的知道家庭計畫和避孕藥推廣的歷史嗎……」)。
 
但反過來說,這部份處理得好,即使是老梗提問,我覺得也能有漂亮的反應。
 

最後一種傳達能力其實就是寫作力啦。有些人就是能把題材很老梗劇情很普通的東西寫得讓人痛哭流涕,作者的情緒傳達和渲染力非常高明。或者是老梗的故事,用特別的分鏡重新切割表達(改變敘事的順序),也是可以讓很普通的故事變得非常引人入勝的。
 

大概是這樣,我目前為止十分慚愧地,沒有任何作品在我心裡同時三項達標Orz
 
真希望能夠繼續寫出好作品啊!
 

啊但是我也懂小宛的意思,這套說法在卡稿的時候都是屁……卡梗想不出來、卡分鏡想像不出來、卡文字表達不出來……哎唷喂呀O<-<
 
所以要養成早點開始寫稿的習慣,每天按部就班的話,至少能夠多出兩三天讓自己卡稿對吧!我都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怎麼突然變成一個很消極的結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