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相親(繼父同人)

 


相 親


  聽說當人開始老化時才會計較起光陰的流逝,雖然我還沒老,不過我對於時間的記憶可是一清二楚,尤其是在那個打雷的日子之後。

  那是個幸運又倒楣的日子,身為職業小偷的我竟然因為落雷而失手,然後被一對宛如酒瓶組合的雙胞胎撿回去威脅我當他們的冒牌爸爸,自此開始未婚便養起小孩的人生──我先說明,這話看起來像抱怨,但只是單純的陳述罷了。
  畢竟也是自從遇見他們後,我才能夠有這麼多連作夢都夢不到的奇妙回憶,也是自從遇見他們後,我開始懂得細數與他們一同度過的日子。

  不過我今天會一人坐在這裡細細思索著與他倆的過去,而不是如同過去的週末一般陪著雙胞胎,實在是非我所願。
  話說我的老闆柳瀨也不知道發什麼老人癲,不知轉了多少手的朋友找上他請他幫忙安排個朋友女兒的相親對象,又把腦筋動到我頭上。還拿過去那些牽扯不清的人情債威脅我,說什麼「去看看就好,沒叫你一定得答應,就當給我個面子」──這傢伙就這樣活生生地出賣了我,可惡。

  昨天晚上帶著熱騰騰的鍋燒烏龍麵去見雙胞胎時,我只好為自己必須從早就約好的動物園之旅缺席而道歉,順便接受小哲和小直的驚訝眼神洗禮。

  「爸爸、」
  「你說你要、」
  「去相親?!」

  照慣例是兩人的分裂式語法,不過這次的最後一句可是兩人的驚訝大合奏。

  「是啊,就明天早上,XX飯店。」
  無奈地回答他們,我只能放下手中的烏龍麵,摸摸他們的髮漩:
  「抱歉啊,這相親是你們柳瀨爺爺介紹的,我推不掉……動物園的事情,改到下午可以嗎?」

  小哲和小直的臉上有些對於活動推延的不滿,不過還是頻率一致地點了點頭。
  看著他們兩人,那時候的我可是重重發誓要以人生最快速度解決飯局,然後跟雙胞胎快快樂樂地朝動物園出發。

  所以我現在一臉兇神惡煞地坐在XX飯店的座位上,等那位遲到的小姐快快到來,隨便吃個飯後就快快告辭。
  就在我不耐煩地喝完了第三杯白開水時,總算見到那被人領著珊珊來遲的不知名小姐在我面前落座。旁邊像是的婚姻仲介者一樣的人士說了什麼我也沒聽,只是揮揮手,隨意敷衍請他離開。

  大概看了她幾眼,是長得還不錯,不過遲到又不道歉這點可不是我欣賞的類型。最重要的是,她干擾了我跟小哲和小直的動物園之旅。
  接過侍者送上的菜單,正想胡亂點個最便宜的餐點──笑話,我的每月開銷中還包含負擔酒瓶雙胞胎的生活費用──打發過去時,我卻看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

  有兩張一模一樣的臉正朝著我的方向走過來。

  「爸爸!」靠上來扯著我的襯衫袖子,第一個開口的是小哲。
  「遇見你、」
  「好巧!」

  「小哲、小直!」驚訝地看著趴在桌邊衝著我猛笑的雙胞胎,我的太陽穴都要燙到燒焦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想說,難得週末、」
  「爸爸又有事情、」
  「就一起來飯店、」
  「享受早午餐!」

  兩人的齊聲合唱讓我頓時無力,還說什麼好巧、什麼難得!再猜不出他們想做什麼,我當什麼爸爸?

  「……你結婚了?」對面連名字都還沒報上來的小姐看著我,滿臉的狐疑和怪異。
  懶得解釋,我只是用搖頭回答。
  「那、你有孩子了?」

  這位小姐再接再厲地繼續發問,不過這次等不到我回答,雙胞胎已經幫我搶先發言:
  「他是、」
  「我們的、」
  「爸爸沒錯!」

  「……如他們所說。」只不過是冒牌爸爸而已。我聳聳肩膀,拍拍兩顆小腦袋,轉頭向對方承認。
  「……搞什麼,人家可沒跟我說男方有拖油瓶啊。」小姐皺眉,對我隨意地點了點頭致意,我當然曉得那是什麼意思,趕緊抓住機會回答:
  「小姐,既然我並不是妳期待的對象,那麼也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如何?我們省了這頓餐錢,就此解散吧?」

  見我給了台階下,她倒也不客氣地就蹬著高跟鞋離開──連聲謝謝也不說,這種類型的女人我果然不喜歡。

  袖子又被扯了扯,雙胞胎對轉頭的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爸爸,」
  「我們可以、」
  「去動物園了嗎?」

  對那兩雙期待的眼神報以微笑,我抓起掛在椅背的外套穿上,再一手牽著一個小鬼走出飯店。


----------
爸爸你這笨蛋。(羞)(←羞個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