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練習】距離你一個手臂長(里蹦about)

 


[ 距 離 你 一 個 手 臂 長 ]
- 而這是一個既近又遠的距離 -




  「很抱歉,這個條約,彭哥列不能接受。」看著眼前別個家族的首領,澤田低垂眼瞼,聲線有些遺憾。
  「彭哥列,不要以為是大家族,就可以吃定我們。」對方瞇起眼,語氣不善:「你還只是個年輕小伙子,要稍微懂得做人的道理,知道嗎?」
  搖搖頭,澤田東方人特有的褐色頭髮隨著頸部的扭轉而輕晃,他抬起頭,有著無法動搖的堅決:「並非我想故意挑釁,只是我需要為家族的最大利益著想。擺明是吃定彭列的條約,我是不會簽字的──連一個字母也不要期待。」

  「彭哥列首領,你是在委婉地宣戰?」與會的另一位代表開口,澤田不坑聲,他知道這些人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彭哥列好處。

  「你說錯了。」一旁的西裝少年推起帽簷──他是本次陪同澤田一起與會的唯一高級幹部。
  落落大方地接過對方疑惑的眼神,里包恩站起身,一腳踢翻了首領們面前的圓桌,俐落地拿出愛槍:「各位弄錯了。從一開始,我們就沒有打算委婉。」

  情勢一瞬間開始混亂。

  後方負責守門的人從立刻掏槍對澤田進行射擊,而從踏進門時就已經將手套戴上的他以死氣的火焰擋下子彈,高溫的火焰與鉛彈碰撞產生爆炸與煙霧瀰漫在室內,當眾人想要重新搜索攻擊目標時,澤田早已利用火焰的高速運動,衝上前順勢揍昏了那群連名字也不曉得的下級黑手黨成員。
  「混帳,彭哥列的人先動手了!這是反擊,所有的人都開槍、開槍!」一開始發言的家族首領眼看里包恩自己先動手開打,立刻抓住機會瞄準此時正背對室內的澤田扣下扳機,快速射出的子彈卻在中途遭到另一方向的子彈攔截,開槍的人頓時錯愕,後腰卻突然被熱騰騰的槍口抵住,里包恩優雅的口音在他身後響起:「你知道拿槍對準彭哥列的下場是什麼嗎?」
  里包恩語聲未盡,一個偏頭便躲開了側面方向欲致己於死的大口徑炸裂彈,在黑色禮帽因閃避而落地的同時,動手的人早已倒地不起。里包恩左手上另一把捷克製手槍,此時似乎還冒著熱騰騰的硝煙。

  「看來大家好像都以為我是左手肢障的樣子。」槍枝在手中溜溜地轉了幾圈後收回腰後與西裝外套下,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從一開始就負責清理著場中所有敵對人物的澤田:「不要背對敵人是戰鬥的第一條件,蠢綱,回去罰你跟雲雀練習對打三場,跟六道骸對打五場,不准有意見。」
  「可以改成跟獄寺君對打十次嗎?」嘆氣,澤田那雙帶著手套的手也在里包恩收起槍枝的同時,扣上了眼前這唯一站著的敵人額頭。
  「當然不准。」退開,里包恩的否決,當然在澤田的意料之內。

  「彭、彭哥列不願意遵守議事規則,動用武力──我會向評議會稟報這件事情的,休想我會放過你們!」眼前的視線被黑色手套遮去一大半,男人緊張,但仍然不忘提出自己手上可以談判的籌碼。
  「去說吧。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從一開始到底是誰要剝削誰。」手中的火焰越來越大越來越燙,但是澤田只是看著眼前的人開始被高溫傷得低吼,語氣卻是平靜:「如果你要稟報,就請順便告訴對方:彭哥列所有的律師恭候大駕。」

  男子頹然倒下,陷入暈厥。
  澤田吐出一口長氣,卻突然感覺到後腦上抵著冰冷的金屬。

  「蠢綱。」里包恩站在澤田後方,如往常一般睜著黑亮的眼,卻面無表情地開口:
  「確實顧及家族利益,三十分全得;態度有點卻弱,但還不失彭哥列的榮耀,三十分拿二十分;總戰鬥時間十二分三十八秒,還算可以,三十分拿十五分;誠意方面,對家庭教師的處罰提出異議,但知道自己有錯,只是想逃避重刑,所以十分拿四分;總加分是六十九分。
  「但是開戰時機沒抓準,扣五分;反抗家庭教師,扣五分;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沒有斬草除根,扣二十分。結論:你這次只拿三十九分,嚴重不及格,連補考的機會都沒有。」

  轉過身子,澤田死氣之火尚未消去的手檢起地上的紳士帽,重新戴回里包恩的頭上,但在動作完成後,燃著火焰的手卻沒有離開對方的頭頂,他只是定定地看著稍微矮了自己一截的少年:「……前面的我都承認。但是就算你讓我重來一次,我還是不會殺掉他們。」
  「你這是在不停地豎立自己的敵人。」槍口上舉貼上對方的額頭,里包恩的嘴角沒有溫度:「你是彭哥列的首領,凡事要考慮的因素不是只有你自己的道德感。」

  「我不會說我不殺人。那太天真也太可笑。」望向與自己相處多年的家庭教師,澤田的眼裡有著哀傷與堅持的混合:
  「──但是我心中有我自己的一把尺,請你諒解。如果身為門外顧問兼家庭教師的你,覺得這實在不是一個家族領導該有的態度,我可以在今年的年底同盟會議宣布彭哥列由XANXUS接手──從很多年前我就說過,我並不適合成為黑手黨首領,而今我的答案依舊是這個。」


  「這與你的意志無關。我並不想理解你適合與否或是想不想成為家族首領。」里包恩看著自己的第二個學生,黑瞳中對於前後兩位學生明顯差異性而隱含的困惑與傷腦筋,或許只有這兩位學生可以明白:


  「我只知道一件事:蠢綱,你『是』家族首領。」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