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練習】無法告別的夜晚(里蹦about)

 


[ 無 法 告 別 的 夜 晚 ]



  01.

  「反省室,一星期。」里包恩看著眼前毀得徹底的室內家具,憤恨互瞪的雲雀與斯誇羅啐了聲,卻沒想到里包恩的冷淡發言根本不是針對他們兩個人:「XANXUS,今晚開始執行,去收收貼身物品吧。」
  「等一下你這死小鬼!」看著拉拉帽簷準備離開的矮小身影,斯誇羅大步一跨拉住里包恩的肩膀,臉上的尖銳難以掩飾:「我跟臭鳥打起來,怎麼沒關我們反而是關老大?!」
  「隊長管教不嚴,當然要罰。關你們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反省吧?」冷笑的戳中真相,里包恩也給了雲雀一個警告的眼神:「如果不是因為蠢綱要出任務,我也會罰他。你自己小心一點,不要拖累到首領。」

  雲雀連頭也不回地離開,而斯誇羅只是站在原地,等著自家老大慣常的一句「垃圾」與憤怒的攻擊。

  「……垃圾,做事前都不會用大腦嘛。」卻沒想到XANXUS只是淡淡地說了句,然後對里包恩點點頭表示明白,看也不看斯誇羅地離開。


  02.

  「十代首領,這真的太危險了!」向來恭謹的獄寺現今卻抓著辦公桌沿大喊著,眼神投注的方向是他親愛的首領澤田綱吉:「要去那麼凶險的俄羅斯人的地盤,竟然只帶上瓦利亞那群沒用的傢伙?!請至少讓我同行吧,十代首領!」
  澤田看著眼前著只要事關自己就會開始激動的多年朋友,還是笑著搖頭拒絕對方的建議:「守護者現在都在外地出任務,如果連最熟悉彭哥列的你都沒有辦法幫我坐鎮總部,這裡會大亂的……獄寺,我指派這麼重要的任務給你,你不高興嗎?」
  「怎、怎麼會呢?!」急忙搖頭擺手否認這個不實指控,雖然看出對方心意已決,但只要沒有跟在澤田身邊便會不放心的獄寺還是想要爭取最後的希望:「但是比起任務,我更在意首領的安全啊!總部就交給巴吉爾那小子就行了,請讓我跟著你吧!」
  「就是因為我覺得巴吉爾一個人不夠,所以才會請你也留下來的。」從椅上站起身,澤田露出不容許拒絕的眼神,嘴角卻帶著笑意地握住了獄寺的手:

  「你會替我留下來看著彭哥列的吧?」


  03.

  敲敲質材厚實的木門,斯誇羅靠在門板上,小心翼翼地喊著:「……老大?」
  裡面沒人回話,但斯誇羅感覺到了靠上門的重量,於是才揚起笑容回話:「老大,我等一下就要走了。要跟十代首領去俄羅斯。本來是你要帶隊的,不過因為老大你要關禁閉,所以我先代理你的位置。」


  「獄寺,可以不用特地來送我的。」穿上長外套,一身西裝筆挺的澤田看著眼前一副要跟到機場的獄寺,忍不住苦笑了下:「這裡就好,接下來的路上有斯誇羅跟貝爾他們呢。」
  「十代首領!我已經不能跟你一起去了,就請讓我送你到機場吧!」獄寺伸出去拿車鑰匙的手,卻被澤田給擋了下來。


  「老大抱歉,我真的要走了。」看了看手上的錶,斯誇羅有點不爽為了應付時差而得在這種時候出門。「老大也要好好保重。禁閉室還算舒服,但是還是要小心身體……老大?」
  門的另一邊安靜的像是沒人般,卻在斯誇羅詢問的句尾出現時,門板被用力捶了下。


  「不要緊的,我們自己去就好了。天晚,還要特地送我們,多辛苦。」澤田拍拍獄寺的肩膀,露出如同當年的笑容:「要在我不在的時候看好彭哥列喔。」


  聽見門板被敲出好大的聲響,斯誇羅這才笑了出來。
  「那我走了,老大。」即使知道對方看不見,斯誇羅還是垂了垂首:「……等回來以後,再向老大賠罪吧。」


  戶外汽車引擎的聲音漸漸遠離。


  門外鞋跟輕敲地面的聲音漸漸遠離。


  獄寺沒有送他親愛的十代首領去機場。


  XANXUS沒有對斯誇羅說上任何一個字。


  04.

  坐在會客室,獄寺呆愣而後沉默。
  XANXUS的眼睛睜得老大,死命握住的拳頭青筋突出,連眨眼的力氣似乎都不想使出。

  「……就是這樣。」拉低帽簷,里包恩不希望此時自己的神情被眼前的兩人所看見。「XANXUS,按照十代首領的意思,下任首領請你接任。」

  他掉頭快速離開。半點也不想繼續留在這個漸漸被絕望淹沒的空間。

  飛機發生意外。爆炸。
  飛機發生爆炸意外。
  談判完準備離開的彭哥列一行人在回程時為了安全分乘兩班飛機放出假情報卻沒想到敵人早就在航空公司埋有內奸單獨乘坐另一班客機的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以及隨扈史佩爾畢斯誇羅因此被埋伏的炸彈連同飛機上兩百多名乘客一起身亡。

  澤田綱吉與史佩爾畢斯誇羅死了。
  他們死了。


  獄寺猛地站起,對著坐在對面的XANXUS就是一拳揮出。
  XANXUS沒有閃避,但是也立刻回敬對方一拳。

  獄寺彷彿失去了痛覺,只是不吭一聲地一直痛毆對方,XANXUS亦然。
  然後他扯住了他的頭髮,他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們粗暴地扯開互相的衣物。
  他們如此迫切地渴望體溫,需要填滿。
  渾身血汗地在沙發上重複粗暴的插入與拉出,除了斷斷續續的抽氣喘息外,沒有人開口。

  他們沒有辦法流淚。
  而他們正在哭泣。彼此心知肚明地。


  05.

  彭哥列很快地穩住了陣腳。因為當初預定要炸死的彭哥列檯面上下的兩位首領,有一個安然地活了下來,然後快速接手彭哥列的所有事務。

  而今,又是新任首領的宣示儀式。只是儀式依舊沒變,但參與的人們早已大不相同。

  原本跟隨澤田綱吉的眾守護者都不是黑手黨世界的人。澤田離開了,里包恩便按著澤田早就寫好的遺書,請他們交還戒指後,一個一個送他們回到原本的日常世界。

  只有獄寺隼人留了下來。縱然交出了戒指,還是留在彭哥列裡。
  無論多少人在背後對他指指點點。他也只是漠然。

  站在一旁觀看著儀式進行的里包恩想著當獄寺說要留下來時,那雙平淡如死水的眼神。

  「首領叫我替他看好彭哥列,我沒有理由離開。」

  算了,如果這樣可以稍微撫平失去重要的人的那種傷痛的話……
  里包恩微微地勾起嘴角,可以冷眼看著這一切發生並且做好一切安排的自己,對於澤田的離開,又是作何想法呢?

  輪到他了。獄寺用力閉了閉眼,不意外地又想起了兩年前自己也作過同樣的宣誓動作。


  他走上前,單膝下跪,吻上XANXUS手上的戒指,完成宣誓效忠的動作。
  XANXUS聲調平靜地念著回應宣誓的詞彙。


  但他們彼此都明白。


  他在他的眼裡,是一頭的長髮。
  而他在他的眼裡,永遠是滿臉的笑容。



  ※Fin.


-------
靠背我除了這種老梗劇情以外想不到他們其他的接點了啦!(自打)
原本的劇情比這個還老梗是雙BOSS與獄寺的莫名三角關係咧!!!!(再次自抽)

其實這篇根本就是27/59跟S/X的偽‧59/X。(倒地吐血)

總而言之我練習完了!為什麼我的KHR人物總是崩壞的如此嚴重(掩面哭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