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練習】鏡面(里蹦about)

 


[ 鏡 面 ]
- 如 同 預 見 自 己 -



  彭哥列是個大家族,但卻是奉行義大利那些傳統規矩的老家族。全家族勢力強大,但為了凝聚家族的向心力,真正的核心人物也不過就是幾百人,比一間學校的一個年級還少。

  但這些因為人少而顯得更加精英的彭哥列核心,此時卻顯得十分浮躁不安,眾人的焦慮從皮膚流出,然後在空氣中蒸發扭曲著。
  難得齊聚一堂的守護者與瓦利亞,此時正坐在首領辦公室外的小交誼廳,安靜與沉默並行地等待。

  XANXUS臉色難看的進去辦公室,然後又臉色難看地出來,接著抓了幾個瓦利亞的班底便走,未曾想要解釋自己與澤田交談了什麼──向來是一起開會的彭哥列,如果到了非要一個一個私下分囑任務的地步,那必然是空前的危機。
  被巴吉爾接著請進去的山本亦然,出來時雖然扯著嘴角對藍波說我們一起走,那笑意卻沒有到達眼底。

  每個進出的人都不曾解釋與開口,但他們都知道自己來這所為何事──最近俄羅斯的黑手黨打算往外擴張,目前巴里地區混亂非常,除了被硝煙籠罩外再無其他。
  平衡被打破的結果必須由首腦彭哥列來阻止。但除了全部勢力的均衡還要顧及自身家族的據點,甫上任不久便碰上這難題的澤田,自然只能十二萬分謹慎地處理。

  交誼廳的人漸漸散去,但低沉的氣氛卻還是殘留在原地,牆上掛鐘較短的指針已經從三走到四,單獨晤面還是沒有結束的跡象。
  看著越往後被召見的人出來的臉色越陰鬱,一直坐在沙發上等待的獄寺反倒欣慰了起來。

  如果沒有辦法替十代首領扛下最重的負擔,那麼他便失去了存在於任何時空的意義。

  毫不避諱地在室內點起了菸,獄寺看著眼前排除被叫進去的克洛姆不算外,只剩下一人的室內,便也只是淡淡地開口:「斯誇羅,我以為你不會來的。」
  「本來是不太想來。」對著對方抽菸的樣子皺了皺眉卻沒多說什麼,斯誇羅只是撇開頭,看向窗外那不屬於現在低迷氣氛的晴空萬里:「BOSS說首領要大家都得出席,只好勉強跑這一趟。」

  「確實,你來了的意義也不知道在哪。」哧笑,獄寺對於眼前的長髮男子是在來到義大利後才漸漸熟稔,在他身上獄寺嗅到了一種熟悉的氣味,「反正你也只聽XANXUS的,他來一個就代表你兩個了,多帶你一個來還佔著沙發位呢。管家還得多倒杯水給你。」
  本來還是山本跟斯誇羅比較熟呢,不知不覺自己與對方卻在話也沒說多少的地方直接穿越了許多障礙,走到了可以理解的地步,該說是物以類聚嗎。嘴角有些嘲諷地笑著,獄寺明白自己明白對方正如對方明白自己。
  「管家真的辛苦了,特地給隻狗準備人用的杯子作什麼呢。」指指獄寺面前的玻璃杯,斯誇羅的身體前傾,然後惡質地笑了:「你是說得沒錯,就算來了這裡,我還是只聽我BOSS的。你不也一樣?山本可是都有告訴我,就算要搭檔出任務,你也從沒理會過你的同伴。」

  「可以命令我的只有十代首領,沒有其他。」抓住底部還殘留著少許冰水的杯子便往對方身上潑去,獄寺並不訝異對方的閃躲成功──要是不成,還作什麼暗殺人員?
  「你這個動作的意思,是在慫恿我把彭哥列的大廳給劈成兩半?」瞇起眼,斯誇羅左手已經按到一旁的武器上,隨時做好應戰的準備。
  然而獄寺卻只是聳聳肩膀,微微咧嘴笑開:「沒有。我只是聽說你很習慣被潑得一身溼?試驗看看罷了。」
  「除了BOSS以外把水淋在我身上的人還沒有活著的。你該慶幸剛才沒有半滴水沾到我的頭髮。」靠回沙發,斯誇羅看著眼前從當初的暴躁成長到現今內斂(或許依舊暴躁,但至少表面上看起來不是如此)的人,他卻很明白獄寺對自己動手的原因──無非是因為惱羞成怒罷。雖然不想承認,但只要拿自己的思考模式比照後,對方的行為動機通常便八九不離十。

  他從許久以前便明白,眼前這個灰髮男子與自己在某種程度上相似地令人訝異。

  當然生長環境的差異或是年齡經驗的差距使兩人並不完全相同,但他們都知道對方與自己在某些著眼點上近乎苛求與潔癖的固執──

  作為黑手黨的自覺,表達感情的方式,以及那近乎苦行僧般地追求忠誠。
  失去了那人,他們便失去了存在於此的意義。堅持地緊抓著那人背後的空氣,強迫症般地命令自己一定要剛剛好地踏上前面那人留下的腳印內。
  如果腳掌太大便削去足跟;如果腳掌太小就努力穿上不合腳的鞋。帶著這樣的心情追逐著不會回頭的那個唯一,他們卻甘之如飴。

  「像條狗似的。」看著聽見手機鈴聲便立刻放下一切快速接聽通話的斯誇羅,獄寺小小地哼了聲,卻明白如果十代首領打給自己,他也一定是這樣子地接起電話。
  「……你應該說,我是真正的黑手黨人。」耳尖的斯誇羅沒有忽略獄寺的喃喃,回了個嘴後卻只是站起身,拿起自己的武器,一副準備離去的樣子:「跟首領說BOSS已經派任務給我。至於任務的內容,就是首領要BOSS去鎮壓的那個地區,由我作前鋒。」

  知道對方肯把任務的內容交由自己轉告已是很給十代首領面子,獄寺壓下原先有些高漲的怒意,沉默一陣後才再開口:「……自己小心點,沒有活著回來,十代首領一定會難過的。」
  「說這種天真的話?你真的是黑手黨嗎?」或許要稍微改改觀,眼前這人終究還是小孩子。斯誇羅一臉不屑地回答:「我當然會活著回來,但才不是為了他。」

  「沒什麼,就當我隨口諷刺你。」知道自己真的說了不該由他所說的話,獄寺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看見克洛姆走出房間的他站起身往玄關的反方向走去,隨便擺擺手就當作對那強加在斯誇羅身上的壓力道歉:



  「不好意思。我只是每次看見你回來,就會覺得,我應該還能再多看見十代首領的笑容一次。」


  ※Fin.

---------------------
對啦真的就只有這樣就沒有了啦XDa
對我而言S&59雖然還是有不同的地方,但在某些地方有著非常相近的特質XD
本來是想打「遇見」的,但是因為新注音的關係變成「預見」,覺得還滿有詩意就改用這個XD

話說巴里是位在南義大利的一個省份,其實真的還頗亂的。b 有名的代表是北區的紅燈業。(毆)
俄羅斯黑手黨喜歡滲透國際這也是真的喔,相形之下義大利黑手黨比較封閉也是真的。
義大利早期的黑手黨因為是靠家族情義在支撐,所以人數通常都很少,非常注重金字塔關係,一般家族的核心只有五六十人是常態。
其實義大利的黑手黨還講究很多東西,情感、關係、念舊、甚至是西裝(哈XD)等等.....當然前提是奉持早期圭臬的家族。美國的黑手黨雖然也是義大利移民的後裔,但已經比較沒有在注重這種東西了。

以上都是真實資料喔~雖然在文章中半點份量都沒有可是我就是愛查嘛(滾滾滾)

話說課總算選完了──剩下的就是盡人事聽天命啦XD
就學貸款的問題也沒了真高興*
雖然還是有很多煩惱不過至少煩惱有在被解決就好(樂)

就這樣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