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其他】想不到標題(里蹦about)

 















  「你們......是我的守護者吧?」看著眼前的眾人,澤田綱吉沒有露出以往的溫柔笑容。凝聚在臉上的,只有緊皺的眉心。
  「理所當然的,」獄寺重重地點點頭,沒有人會比他更快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是。」

  「......那麼請答應我,務必答應我。」低下頭,瀏海遮住澤田的表情。「無論發生什麼事,請不要效忠我以外的人。」


(西西里的夕陽,是背叛的血紅色。)



  「六道骸,我可以把我的身體給你。」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他,澤田突兀地笑了,不合時宜地。「答應我一件事情就好。」
  「......你沒有辦法指使我,彭哥列。」雙手環胸,六道帶著興味看著眼前的少年。「我不是你的守護者。庫洛姆才是。」
  閉上眼,澤田握緊了拳頭,再張開時他已掩住他從過往到如今對這男人的畏懼:「所以我才能與你交換條件。」


(教堂與槍並存盛放的義大利。)



  澤田拉開床頭的矮櫃,拿出藥瓶的手熟練地到出五顆白色藥錠,沒有和水的嚥下,苦味在喉嚨瀰漫。
  他掀動嘴唇,他知道那個無時無刻都神出鬼沒的家庭教師正在。

  「里包恩,我知道你在懷疑我最近的用藥過量。」他看著直覺指向的黑暗角落,那人的西裝與暗色融為一體:「即使我是蠢綱,但我也曉得服藥自殺的機率多低,你可以不必擔心。」

  「那吃藥的目的何在?」話語從角落傳出,冰冷的宛若過去那指在自己頭上的槍口。

  澤田苦笑:「那是因為我需要品質良好的睡眠。如果睡眠不夠,我沒有多餘的力量維持住我的思考能力。」


(黑色西裝是為了隨時發生的葬禮,那是我們的信仰。)



  「欸,阿綱你戴著手套呢。」一早起床來到餐廳的山本,看著澤田手上的手套而訝異著。「你之前不是一直說不習慣嗎?」
  「──那麼從今天開始,我會習慣。」低頭吃著早餐,澤田只是淡淡地回話,像是里包恩喝咖啡那樣地自然。
  「可是變回毛線手套怎麼辦,那樣子就不能分開指頭了?」一旁同樣在進餐的庫洛姆續問,她想起有著27字樣的毛線手套是不分指的。
  「──那麼從今天開始,」吞下最後一口法式土司,澤田放下刀叉。

  「就讓死氣之火一直點燃吧。」


(守護與破壞,背叛與榮耀。)



  「XANXUS,其實我覺得,你真的是個好的首領料子。」舉起手中盛滿葡萄酒的高腳杯,澤田的眼神有著迷茫與堅定的混合。
  這是首領與首領的祕會,沒有其他人看著的場合,XANXUS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重重地放下杯子,然後回答:「但現在的彭哥列是由你領導,這沒有什麼可以否認的餘地。」

  「是啊,沒錯,就是這樣。」學著對方的動作,但澤田喝乾最後一滴耶穌的血後,卻只是愣愣地看著杯底,然後突然笑了出來:「是啊,我是彭哥列的,首領。
  「XANXUS,我死了你會難過嗎?」

  沒有說謊的必要,對方只是再次斟酒,誠實以對:「如果彭哥列的事務一切平靜,那麼就沒有難過的必要。」

  「那太棒了,真的。」露出刺眼的笑容,澤田突然握住了XANXUS的手:「那你不久以後一定會很高興的。」

  「──我將讓世界先聽見彭哥列,才想起義大利。」


(美麗與污穢的交雜,神聖與邪惡的融合。)



  京子同學你好;在日本過得還好嗎?義大利的大家都過得不錯,了平大哥也很健康。


(響起的槍聲是信號,屬於闇夜的猛獸即將出籠。)



  剛接手的家族事務,我也漸漸慢慢上手了。對於義大利語、談判或是開會這種事情也漸漸熟悉,只是依然不太能習慣開槍、娼妓、還有義大利濕冷的冬天。


(沉默的喊叫,除了你以外,沒人聽見。)



  不過前陣子開會時發生了點小意外,山本為了掩護彭哥列的大家離開,所以受了點傷,幸好沒有大礙。


(西西里的十字架,是眾多罪惡的化身。)



  之後我想了很多,總覺得該想個辦法,不然山本或是其他人,遲早都會因為彭哥列這個名字而再次受傷。為了這個我查了很多書,連里包恩都覺得我變得很用功。

  最後我終於想到了,那個最好的辦法。





  京子同學,我想拿下整個義大利。




(而你肩上的,是榮耀,還是背棄?)




-------------
就這樣。(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