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世界中心的Trash Man - 02.

 



  【 世 界 中 心 的 T r a s h M a n 】


  說實話,過去我未曾對自己所選擇的道路猶豫。
  但實際的情況是,過去我一心一意踏著腳步履行的承諾,如今卻是以質疑自我的方式前進。

  我以為我能如同那個令我尊敬的人一般,即使赤腳踩在滿是荊棘的道路上,也能咬著牙望向前方走去。
  但我卻像是覺悟不夠地,淚流滿面往前奔跑──快速向前邁開的腳步沒有沉實,迅疾只為了隱藏對疼痛的畏懼。

  對,我的覺悟不夠。
  我該死的必須承認我在動搖。

  在以一個普通人身分見識到世界的寬廣後,在以一個人類的身分見識到賴德桔的所作所為後。
  我開始對於奉為圭臬那種生存之道感到疑惑。

  我對於自己的卑鄙與偷偷摸摸漸覺可恥與羞愧,那是對於苟活的我無法遏止的愧疚感。
  明知不該如此,我還是無法制止這股感覺在心中蔓延。

  「我希望有那麼一天我可以為亞種作一些事情。」賴德桔那男人這樣說,笑得雲淡風清語氣一點也不英雄就像只是在說今天喝了蛋花湯一樣。

  我嗤笑他少天真了。

  那傢伙卻反而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回望我答道:「我沒有在天真。這可是深思熟慮的結果。如果我有幸得到同伴,那麼我便有一群人的力量;但即使只有我一個人,必然也會有我一個人就能達成的事。」
  他曾經如此對我說,他說他天生就應該要出來搞社運跟改變社會,他說他的人生目的早在十三歲那年就定下來,而現在的人生也正朝著他的目的走著。
  我回罵他靠自己一個人並沒有辦法改變什麼,況且亞種的問題也不是最近才有。但那樣的辯駁在他的堅定下聽起來是如此的可笑,脆弱的結構與空洞幾乎讓人看清言語下的羨慕──對於可以如此光明磊落地堅定意志的羨慕。

  我想我的世界平衡崩壞就在那麼一瞬間,在我看清我對他的羨慕與崇拜和對自己的可恥與羞愧的那麼樣的一眨眼,我幾乎痛哭,但事實告訴我我已經無法流淚。

  我只是發愣到賴德桔打了我一下才回神,他說我方才彷彿家裡有喪事,而我只是告訴他我的上帝已死。他的困惑笑容表示他聽不明白,但這要我如何回答?
  我不相信毫無根據的上帝,我只是明白我的世界軸心在那刻已然傾斜,顛簸的旋轉令我幾近崩毀,而那些我們的相處片段每分每秒無預警地在我腦中突兀想起,我的信仰無時無刻被他衝擊,但我的焦躁卻反而告訴我,我不曾擁有立場指責他。

  他的光明磊落我的躲躲藏藏。
  他的堅強我的脆弱。
  他的肯定我的質疑他的沉穩我的倉卒。
  他的分明我的模糊他的向前我的停滯他的笑容我的沉默他的掙扎我的放棄他的自信我的愧疚他的樂天我的悲觀他的愛我的恨。

  他,我。

  但這一切又如何,除了我心沒有人能夠理解。
  而我除了前進還能做些什麼?

  我只能帶著我的愧疚與羞恥往前跑去。可在我理解這種心態必然造成悲劇之時,我卻沒有辦法停下我的腳步。

  「亞種並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是屬於人類的弱勢族群。『我是亞種』、『我是黑人』、『我是同性戀』、『我是愛滋病患者』,這些話並沒有什麼不同。」賴德桔的嗓音化作刺扎上我的心臟。

  「──同樣身為弱勢族群,有人敢說自己是同性戀,我也不會沒種承認自己是亞種。」

  這句話簡直要讓我放聲哭吼。
  不過我連一個水分子都無法從我的眼眶擠出。

  ※

  「回魂了你!」

  那宛如刺針的聲音驀然響起,我從那隨時會出來干擾我世界運行的記憶片段驚醒,當下明白我與賴德桔正在學生餐廳吃飯,他碗已見底,而我的湯麵卻已泡得有些發爛。

  「你到底是怎麼了,最近老是發呆?」他的手在我眼前揮了揮,看向我的眼光有著明顯的擔心:「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搖頭,我整理著桌面,已經不打算繼續進食:「我沒生病,只是在想點事情而已。」
  「是嗎?沒事就好。」看了我一眼,他似乎不打算追究下去,只是背著背包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
  我們接下來都沒課,所以我知道這個「走」的意思是道別。我也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拿起裝著書的側肩背包:「我也沒課,一起走吧。」
  「欸,不好吧?」他如我預料地露出了些許驚訝的表情,因為我從來沒說過要與他一起同行。「我們家的方向不是不同嗎?」
  「我車今天停在你那個方向。」但我不與他同行只是因為他總是微妙地拒絕與我一起走在任何需要進行移動的場合,所以我這次才會硬要與他一路:「還是你有什麼不能跟我一起走的理由?」
  「不,這倒是沒有。」他竟然微微地露出了苦笑,我從沒看過這種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
  他看著我死盯著他不肯鬆懈的眼神,無奈地稍稍垮下肩膀,還是有些垂死掙扎地再次詢問:「真的要跟我一起走嗎?我還要順道去處理事情呢。」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
  「還要去找教授喔?」
  「這也無所謂。你真的那麼介意有個人跟你一起走嗎?」
  「……我不介意啦。我還怕你會介意呢。」

  多次對峙後賴德桔這傢伙總算鬆口,反而還沒頭沒腦的說了句結論。
  隨便他怎麼想,反正我今天一定要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要堅持獨行。
  我最討厭有人透露了痕跡卻不願意告訴我全盤真相,當初領養我的姨母突然在我九歲生日那天給了我一套新衣和我想要很久的一本故事書,淚眼看著我卻不肯說話。隱約覺得不對詢問姨母卻沒有結果。但隔天我便被穿著黑西裝的大塊頭押上麵包車時,看見車上許多孩子使我馬上明白:我被賣了。

  所以我最討厭透露線索卻不給我謎底的情況;要不然就告訴我,否則就請隱瞞到底。
  雖然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能碰見那個一輩子要追隨的人,但那種被突然揭開真相的心痛我想只有我自己才會明白。

  跟著賴德桔走向教授的研究室,我發現他比平常還要神經質與少話些,而眼神游移的情況在到了研究室前總算停止,我甚至還聽見他微微鬆了口氣的聲音──雖然這些行為都很不明顯,但我想應該不是我的錯覺。
  挑眉,我沒有立刻詢問,只是等待敲門後的「請進」,然後與他一起走入研究室。



  ※(待續)

-----------
一、雖然有點對不起有信仰的朋友,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尼采說的「上帝已死」。雖然仔細去看過存在主義後知道它並非完全與我的理念吻合,也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不過我還是很喜歡我初接觸這些存在大師們時的撼動。
  話說小瓜呆以前租給我的書就是存在主義的書呢,雖然那時候我不知道啦。
二、今天看了本書「貴族偵探愛德華」,很簡單的推理!連我都可以猜出來結果呢XD
三、今天去買了CWT的門票,第二天一定去(除了人卡少以外的小小的私心是,我想要去撲抱有可能出現的馨姊外加掏出我的花名簿啦(毆)),第一天還在想囧,但總之到時候疏美人我們就啾啾碰碰啪啦啦吧~v(疏美人專用火星語?!)
四、小紅揪尼啊受傷了我好難過!(噴淚)對不起我的技術太差了......
五、明天就要去打工了呢!以後週休一日的生活展開預備XD
六、話題回來世界中心。第一段雖然跟01的第一段有點相似,不過我覺得心境上的轉折有差。我不太會第一人稱的獨白,不知道這種感覺有沒有傳達給看文的大家呢?
七、話說TM本的宣傳MOVIE我終於做好了!花費四五個工作天,感謝畫了十幾張草稿給我的MO!本來想要快快放上,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樣用日文跟借了音樂的素材站申請囧,我可以用英文嗎?可以嗎可以嗎?(汗)(還是有人要幫我翻譯成日文?(毆))
  而且我很怕自己日文不精,在使用的過程中不小心觸犯了該站的什麼規範......(抖)
  最後想放出那個音樂素材網站,我覺得音樂都很不錯聽喔!推薦!(灑花)
八、最後,TM本的預定數量終於來到了「19」!MO真是太好了我們的辛苦有代價!
  感謝所有預定的人。U。/

音樂素材站推薦:お地球見の丘より。
網址:http://coco.or.t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