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暈眩(IWGP同人)

 







  G少年們瘋狂膜拜的國王,他的臉突然放大至眼珠無法調整焦距的程度,在我跟他瞎扯的時候。
  我看不清他的臉,可是我知道他在作什麼。

  接吻,Kiss,交換口水,前戲。隨便你怎麼說都行,反正就是那麼回事。

  「這樣很有趣?」看著這個從高工時期認識到現在的朋友,我第一個浮現在腦中的念頭不是痛扁對方一頓,而是心想這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傢伙繼謀殺完全池袋的雌性生物後,又想把腦筋動到男人身上?
  其實我這番胡思亂想也不能怪我。畢竟在自家水果店樓上自家的房間,對象還是熟到像過期哈密瓜一樣的人,接吻這種事情即使持續十分鐘也浪漫不起來。
  舌頭伸出了我的嘴裡,但崇仔的臉還是距離的有夠近,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熱呼呼的。
  「看你一臉呆楞的樣子很有趣。」

  一聽見這句話,我立刻拉遠了與崇仔之間的距離,果然在他臉上看到一如往常的戲謔表情。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老做這種突然的事情,下次說不定一個反射動作,我就會揍你了。」看著崇仔,雖然我因為被那冷冷的聲音嘲諷而語帶威脅,但我曉得這個靠強悍與腦袋坐上寶座的國王,是不會害怕我這種傢伙的。
  聳聳肩膀,崇仔只是順著身體的重量輕靠上房間的牆壁,以還是沒什麼改變的聲調回答:「那也要先打得到才成。」
  「你瞧不起我?」雖然是真的,但這麼說也太過分了吧?真是個不懂得體諒人(雖然似乎只有我這麼抱怨)的國王。
  「阿誠在處理麻煩事上是挺有一手,但其他時候簡直就是天真到像個笨蛋似的。」沒有直接承認,不過崇仔那種平舖直述的語氣讓人更生氣──卻也依舊無可奈何。

  沒辦法,誰叫他是全池袋的國王。即使我不是他的手下,也沒有反駁他的道理。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我撇開頭,嘴巴上說的與身體上的反應完全不同。「反正我就是天真,天真的水果店員真島誠、天真的麻煩終結者誠哥、天真的街頭混混阿誠,滿意了吧?」
  「……阿誠。」
  「什麼?」轉過頭,我與崇仔的視線對上。

  那是那冷冷的瞳孔裡,少數同時有冰與火在燃燒的時刻。

  「……繼續吧。」崇仔不過伸手一勾,還看不清他的動作,我已經再次與他近距離接觸。「繼續接吻。」
  崇仔的聲音,真是平靜到不能再平靜了。


  陶醉在國王高超接吻技巧的我,一邊覺得我跟崇仔就像是兩隻在池袋叢林裡發情的野獸,一邊忍不住想起某個潮濕與寒冷的瘋狂夜晚。
  那瞬間改變了我與崇仔未來的,神智不清的故事開始。

  ※

  那是屬於G少年的晚上。但不屬於他們的我卻因為某位有力人士而得以加入。
  ──或許我該更正,那位老兄並不只是「有力人士」這短短幾個字就可以描述完畢的泛泛之輩。而是集所有的池袋少年少女的目光與傾慕於一身,沒有人敢質疑他領袖魅力的「安藤崇」。
  「讓阿誠來吧。」就因為我隨口說出「我可以參加嗎?」這種蠢問題而後換來了崇仔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在場所有人二話不說地對我這外來人士的突兀加入毫無異議。
  這就是我現在無聊地坐在這裡的原因──雖然那時候只是隨便問問,但既然崇仔已經幫我說話了,我可不想犯下耍弄國王的罪行。

  看著大家各自成群的高分貝喧鬧,既不跳舞又不搞音樂也不玩什麼極限運動的不及格街頭小混混的我,除了努力讓自己喝到茫以外,也沒什麼事情好做。

  而當我在嘈雜的Rasta Love裡試圖使腦中浮現出最近新買的CD、由葛利格所寫的挪威舞曲時,身旁卻有個人影以輕巧卻又不容忽視的姿態落座,打斷了我腦中的旋律。
  「怎麼看起來一臉無聊的樣子?」不用說,這種又冷又冰的語氣,除了崇仔沒有別人。
  將手上的杯子隨意朝著他舉了舉算是表達我對國王的敬意後,我甫開口便不得不承認我的確很沒誠意:「誰像你一樣得天獨厚?只要跟你一起出現,女人就只會全往你那邊靠。」
  「總比全往你那裡靠來得好。」國王的聲音意外地有些熱度,不過我想大概沒幾個人聽得出來。而我就算聽出來了,也不曉得理由何在。
  「怎麼,怕我女人緣比你好?」又喝下了杯不知道裡面裝什麼的東西,我撐著熱辣辣的喉嚨與些許模糊的意識,隨口調侃著似乎有些認真起來與我對話的崇仔。
  「你在說笑話嗎?」
  「喂,不要這麼明確地用不屑刺痛我。」擺擺手,我心裡卻也明白對崇仔而言,我的女人緣的確差到像個笑話。「反正我手機裡的通訊錄名單永遠都是男人的電話號碼比女人多……」
  「所以才更危險。」崇仔轉過頭,在昏暗的室內裡,他的眼睛是閃著銀冷光芒的匕首。「繞在你身邊飛的公蒼蠅,跟那些聒噪的女人比起來毫不遜色。」
  我失笑,這個國王未免也太杞人憂天:「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並沒有。我的確一直都這麼想。」微微勾起了嘴角,但我覺得崇仔這個表情比他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更讓人發寒:「雖然你有事還是第一個打給我……但我就是不爽。」
  「崇仔,你這樣好像在吃醋的馬子。」我看著崇仔,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身為領導著池袋第一大少年集團的國王,會說出如此顯露意圖與感情的話還真是少之又少。
  「你太受歡迎了,擔這麼點心是理所當然。」崇仔抓住我的肩膀,力道大得有點令我生痛。「別以為我不曉得總是有男人對你說『今天晚上不想自己睡』。」
  「你是不是喝醉了啊?說這些沒頭沒腦的話……大家都只是朋友而已,沒人跟我上過床好嗎。都認識那麼久了,你還不瞭解我的個性?」抓抓頭髮,我試圖扳開他的手,但顯然成效不大。只好苦著一張臉看著崇仔,希望他能自己注意到手還抓著我的肩。「最後,可不可以放開我啊?很痛欸。」
  「沒人能看透你,阿誠。我也不例外。」沒想到崇仔不但沒放開我,甚至把另外一隻手也搭了上來。「所以放開你這種事情,想都別想。」

  「……安藤崇先生,你這樣真的像是在告白。」
  「也只有你這種天真的笨蛋才會到現在才發現。」

  「什麼?」幸好這裡吵得要命,否則我絕對會比現在還要再尷尬兩萬倍。但或許是酒精的效力正在作用吧,我沒有假裝聽錯或是隨便打哈哈過去,反而繼續認真地與崇仔討論起這個話題:「你那詞句的用法,好像已經忍很久一樣。」
  「早八百年前我就一直在重複同樣的意思,全池袋的人也只有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撇了撇嘴,崇仔即使爆出了這麼驚為天人的發言,表情的變化也不過微微波動了百分之五而已。

  這國王已經喝到連引以為豪的邏輯力跟記憶力都沒了?我表情古怪地回問他:「我怎麼從來就沒有印象你對我告白過?」
  「我不是一直都說『加入G少年』嗎?」輕輕地瞟了我一眼,崇仔的表情彷彿搞錯的人是我一樣,這也太沒道理了。這種莫名其妙又峰迴路轉的告白法,是人都不會聽懂裡面的絃外之音吧?
  腦子這麼想著,我自然也理直氣壯的回答:「像你這種告白方式根本就不對勁吧?好歹也該像是電視上演得那樣,什麼『我愛你』啦、或是『我不能沒有你』之類的,哪有人說什麼加入G少年啊!」
  「對你說那些鬼話,就跟放屁沒兩樣吧?」崇仔的眼神,像是針一樣刺進我的心裡。「池袋是我的領土,但是對阿誠而言,池袋不過是你邁著悠哉腳步經過的地方而已。所以我叫你加入G少年,就是叫你留下來的意思。」
  說這什麼鬼話,我可是土生土長的池袋人,也討厭去適應陌生的地方,怎麼可能會離開嘛。
  而崇仔就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難得多話地接下去開口:「我是池袋的國王,池袋屬於我、而我也屬於池袋。但你不一樣,阿誠有個地方是誰也不能掌握住的,就像是隨時可以放下一切一樣。沒有人能靠近你,而我也是。
  「我知道隨便干涉別人想什麼的傢伙通常會很慘,但是只有阿誠是不同的。所以我叫你留下來──叫你留下來,然後真正地屬於G少年,真正地屬於池袋。」

  這恐怕是國王終生難得一次的長篇大論,為了潤喉嚨而灌下一大杯調酒的崇仔,正以盯準獵物般的眼神看著我。
  我暫時沉默,沒有立刻回話。
  即使從頭到尾都沒有扯到任何愛啊情啊我喜歡你真島誠之類的話,但我卻意外地摸透了崇仔的心思。
  我屬於這裡,這裡屬於崇仔;我屬於崇仔。A等於B而B等於C,所以A等於C。
  崇仔屬於這裡,而我也屬於這裡,所以C等於B且A也等於B,A便也等於C。
  我屬於他,然後他也屬於我。似乎馬上就可以因為如此而成立。

  這種感覺不賴,雖然我對皇后的名稱敬謝不敏,但是小平民被不只認識多年還英俊瀟灑的國王看上,說心裡不暗爽絕對是唬人的。
  但我想,或許有些事情還是得先確認確認才行,畢竟我即使已經茫到會在大庭廣眾(雖然在場的都是G少年,但難保他們不會因為我拐走他們的偶像而痛毆我一番)跟國王討論交往問題,但還是有理性的。
  「好吧,我承認其實我對於男人與男人間的愛情並沒有什麼排斥感,不管對象包不包含我都一樣。」我對崇仔提出了最後的問題,而他的回話可會決定我接下來的反應:「但我問你,你真的是個同性戀?」
  「我只對真島誠發情。」標準國王式回答,先前的話語連篇就跟假的一樣。
  不過還真幸好他這樣回答。否則憑崇仔那教祖級的魅力,只要食指勾一勾,照樣有與現在那些女人一樣數量的男人拜倒在他的褲管下。那我光是趕蒼蠅就能趕到手脫臼,更別消說還有體力跟心情與國王滾床單了。

  「最後一句話。」拉起今晚最大的笑容,我總算把手掌也搭到了崇仔始終掐在我肩膀上的手:「給我一個應該接受你的理由。」


  「因為我是池袋的國王。」


  果然是崇仔。或是說,真不愧是安藤崇。
  我想我一定是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停下了腳步,成為國王的子民。


--------------------
其實我不太會寫IWGP的同人,感覺太難抓。
這兩個人不會談太正常的戀愛,而我連太正常的戀愛感覺都抓不到。
唉,果然還是友情曖昧萬萬歲最好。

那麼以上,最近想稍微閉關一下。
自己一個人雖然有點寂寞,但某種角度來說也是挺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