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Demon

 


【 D e m o n 】


  「Ryan、攻擊!」身邊女魔法師大叫著快點攻擊的聲音讓賴安瞬間回神,暗罵自己怎麼可以晃神的他立刻舉起手中的巨劍,往眼前被冰凍住的關卡魔王狠狠劈去。

  巨大的魔狼因為痛楚而哀嚎,然後碎成一片一片的冰晶。

  【破解關卡:00762‧冰夢幻境(Wonderland of Ice)】
  【破解者:Sandra、Ryan;序號:01】

  兩人周圍的背景迅速抽離,等到景色恢復正常時,兩人已經回到了人山人海的聯誼廳。

  「又是Ryan!每次一有新關卡出現,第一個破解的大概都是他!」
  「雖然不是『Demon』裡最強的,但是Ryan對於破解關卡卻非常有一手呢!」
  「只要被他邀請組隊破解關卡,經驗值跟寶物幾乎是拿定了。」

  伸出手,女魔法師對賴安露出微笑:「謝謝你的幫助,我們才能順利破解這個關卡。」
  看著女魔法師的同伴們一個個拖著受到傷害的身體向自己致意,賴安有些困窘,但表情依舊充滿自信:「哪裡的話,破關不過是一起達到共同目的而已,無所謂誰幫了誰的。」
  「但是能被Ryan邀請可是我們的榮幸。」一旁的劍士眨眨眼,豪不避諱地誇讚賴安。「有了你的加入,再難的關卡都能夠迎刃而解。」

  不好意思地接受了對方的讚美,在一群人與自己寒喧完離開後,賴安又休息了會兒才下線。期間作了一下補給,也拒絕了好幾次想向自己討教破關方法的人。
  破解關卡這種事情,就是要親自動手才有意義。一邊這樣想著,賴安一邊叫出了屬性介面。

  確認自己已經為了下一次的冒險做好準備, 他選擇了登出。

  【使用者ID:Ryan,密碼:********】
  【登出?】
  【確認登出】
  【期待您的下次光臨】

  脫下遊戲用的探測腦波裝置,露出了被機器遮住的大半年輕臉龐,賴安撥了撥被壓扁的瀏海,突兀地嘆了口氣。

  「……今天,沒有作那個夢。」

  ※

  說起「Demon」這款遊戲,時下的年輕人就算沒有玩,也一定聽過這個風靡全球的名詞。
  「一玩就上癮、沒有辦法放手的『力量』。」──這是Demon的宣傳台詞,而它的風靡度也跟廣告詞說的沒有兩樣。
  身為世界上第一個利用「探測腦波裝置」所構成的虛擬實境遊戲,「Demon」強調不用手、而是用腦玩遊戲;與一般漫無目的的網路遊戲不同,Demon是由一個個獨立卻又有所相關的關卡和貫串遊戲的主線劇情所組成,「無限更新」是發行「Demon」的第八波公司所說的誓言,而且確實做到。就連向來是遊戲反對者的老師與家長都不得不承認,這款遊戲的確有它的無窮魅力。

  賴安也是感受到這個遊戲魅力的人之一。而且程度絕對超過一般民眾。
  賴安在現實生活中是個普通的十七歲少年,成績中上,會罵髒話,發現路邊走過的辣妹會多看兩眼,沒事也說說黃色笑話,就像是那種每個人身邊都一定會有的那種朋友。
  但他還是有些地方跟其他人不同。

  他是賴安,也是Ryan。
  他就是那個在遊戲中有著「破關之劍」的稱呼,將Demon目前780個關卡全數破解的劍士Ryan。

  但賴安自己心裡最清楚,他其實完全不像外界揣測的那樣,是什麼「技術高超的駭客,破了第八波公司的防火牆盜取破解方法」,也不是「其實Ryan是GM,是遊戲公司的暗樁」,當然更不是所謂的「職業玩家」了。
  他只是個非常喜歡「Demon」的學生而已。
  因為喜歡,所以會去深入研究;而越是研究,就越發現「Demon」這款遊戲的完整與深不可測。
  向來就是好奇寶寶的他當然是一頭埋了進去,所以最後他從「Demon」之中得到的比一般玩家都還要多,如此而已。
  透徹了解遊戲的賴安,發現了各式各樣不會牴觸遊戲基本體制的道具使用法或是遊戲方式,這使得他在每個關卡的戰場上無往不利;其他的人崇拜Ryan,但是賴安卻更敬佩創造出這套如此靈活的遊戲體制的人們。
  然,今天破解了自己已經計謀很久的762號關卡,賴安卻覺得有些失落。

  是因為自己沒有作那個夢嗎?

  賴安在腦中描繪著那個夢境。每當自己結束遊戲的時候,總是沒有辦法直接跳出,而是來到那個飄忽的房間。
  那裡的透光度很棒,是個適合玩電腦的地方。有著純白色、看起來很軟很舒服的床,大大的窗戶旁,有著一台配備齊全的電腦;電腦螢幕上的字幕跑動著,坐落在前方的人雖然感覺起來很認真,卻看不見他的臉;賴安每次只要試圖與他溝通,都會立刻跳離那個地方回到電腦桌面,而且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再進入那個神秘房間。
  賴安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這件事情。他總以為是因為自己玩太久,讓腦部過度疲乏才會出現如此的短暫幻想現象;所以即使今天沒有夢見那個地方,賴安也只是小小的失落,而沒有跟其他人提起。

  睡覺吧。看了看時鐘,賴安決定今晚早點休息。
  但就在他從電腦桌前起身的同時,放在一旁的電話卻突然響起。

  ※

  (你願意到我們這裡……協助遊戲新關卡的開發嗎?)

  對方在電話裡講了很多,但就是只衝著這句話,賴安現在才會在第八波公司的內部,坐在這間會客室裡。
  「賴安先生,你好。」坐在賴安對面的男人伸出手,拉開了完美的微笑:「我是第八波遊戲開發部的經理,我姓林。」
  也伸出手與對方交握,賴安的表情卻充滿了疑惑:「雖然你們在電話裡說了很多,但冒昧請問,第八波怎麼會找上我?而我,又該做些什麼?」
  「啊,看來你還有些不了解,我再解釋一下吧。」
  看了眼手上的資料,林將自己在電話裡的說辭又重新詳細解釋一遍:「你應該曉得吧?我們的遊戲標榜的是『無限更新』,所以我們需要大量的創意人才,好幫我們想出更多的新關卡。而你就是我們的邀請對象。『Ryan』,等級75 / 99,HP7600 / 9999,技能數50,這些數值在遊戲裡頭都算是偏上級,但最重要的是後面這兩項:破關數目780 / 780,還有屬於隱藏數據的道具熟練度85 %。」
  「所以?」聳聳肩膀,賴安雖然是第一次知道還有道具熟練度這項數據,但他只是等待著下文。
  林也只是聳聳肩膀,啪地一聲把資料丟回桌上:「沒什麼所以,所有資料顯示你對這個遊戲有著相當程度的熟練與熱愛,而且從你的遊戲紀錄來分析,我們預測你應該有很大的創造力,相信你能想出最適合玩家的關卡。」
  「所以找我來開發遊戲是吧。」雖然露出思考的表情,但狂熱的眼神已經洩露出了賴安的決定。「能成為Demon的遊戲開發我當然很高興,只是我還是學生,你打算怎麼處理?」
  看來早就想到這個問題,林毫不猶豫的回答:「為了方便工作跟避免遊戲機密外洩,我們的公司會提供員工宿舍。你上學的期間,我們會有員工用車接送。雖然我脫離學生時代已經有點時間,不過沒記錯的話,你應該已經開始放暑假了?」
  「是啊。」點點頭,賴安站起身看著對方開口道:「你要帶我回去跟我家長報備一聲,沒錯吧。」
  「我去開車。」身為一個部門的經理,林向來懂得說話的藝術。他識相地跟著起身,率先走出門外。

  看著對方的背影,賴安想了很久的問題突然就那麼脫口而出:「待在這裡,我有機會見到Demon最初的開發小組嗎?」
  林的身影頓了頓,然後沒有轉頭的開口回答:「應該是不太可能。」

  「──因為聽說,Demon最先是由『一個人』開發完成的。」



  提著行李走下車,隨著領路人員九彎十八拐後走進屬於自己的工作間,賴安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電腦、戴上頭盔。連上Demon內部專用的測試區塊。

  「上線看看吧。跟你一樣被招攬進來的人應該也在線上才對。將來你們要彼此測試對方的關卡,還是先認識比較好。」

  在車上林說的這句話,就是賴安的動機。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另外一個人究竟是誰,又是否擁有能夠滿足自己破關慾望的能力?
  賴安想要親眼確認,所以他的動作才如此急迫。

  一進入畫面,賴安看到的是那道熟悉的身影。

  「你、你是……」對方一轉過頭露出了臉龐,賴安立刻確定地大聲喊出來:「非官方票選十大優秀玩家第三名,魔術士『Maxwell』!」
  而對方看著賴安的臉,也露出了些微的驚訝:「唉呀,這不是『破關之劍』Ryan嗎?沒想到你也被請進來開發遊戲啦。自從在183號的『真實之鎖鏈』之後,就沒再見過了吧?」

  點點頭,賴安的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欣喜。就所有曾經合作過的對象來說,他對於這個單打團戰實力都很堅強的魔術士,有著頗高的評價。
  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依舊是賴安先開口:「既然都是測試人員,那以後可能會真的面對面,所以就別再叫對方的ID了吧。我的名字叫賴安,跟帳號Ryan相同。目前是學生。那你又是?」
  「一樣,我的名字也跟帳號相同,不過你可以用中文發音,我想那會比較好叫。」麥斯威爾把玩著手中的法杖,露出好巧的表情。「因為我是美裔華籍,所以不用語言翻譯機制也能聽懂。」

  「啊啊、你真體貼。」賴安的臉上略帶揶揄,但他馬上拿起劍,對著麥斯威爾笑道:「那就這樣吧,麥斯威爾。聽說這裡的員工網路內有個關卡是明天才要更新的,不如──我們先去玩玩看?」
  
  看著對方一臉興奮,麥斯威爾也露出笑容,卻是無奈的笑:「真是無藥可救的遊戲狂。」

  ※

  一劍劈下將最後一隻惡魔消滅,Ryan累地癱坐在地上。

  【破解關卡:No. test狂暴境域 (Wild zone)】
  【破解者:Ryan】

  「麥斯威爾,出來!」抬頭瞪著空氣,賴安突然大叫。「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也在,出來!」
  一道人影逐漸在賴安的身邊浮現,那飄動不定的正是麥斯威爾那魔術士長袍的下擺。他微笑地在賴安身旁坐下,順便施了個小法術恢復賴安的體力:「唉呀呀,別這麼兇嘛。生氣不好不要生氣唷。」
  「怎麼可能不動肝火,你不曉得累的人最容易生氣嗎?」手指著兩人周圍那些正在漸漸消失的魔物屍體,賴安挑眉:「你設計的這什麼鬼關卡?怪物像噴泉一樣湧出來,根本就是耐力賽!毫無技巧可言吧?」
  這次換成了麥斯威爾皺了皺眉,卻不是因為賴安的無名怒火,而是他的評論:「賴安,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那是因為你是劍士才會覺得無技巧可言好嗎?對於我們這種後衛型職業來說,這可是需要高技巧的關卡。怎麼樣在這種多怪物的關卡適當分配自己的魔力與資源,還有與自己的前衛怎麼樣作戰術搭配,可都是大學問哪。」
  「……說的也是。」沉思了下,賴安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有思考不夠縝密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地,賴安向麥斯威爾道歉:「抱歉,是我太過武斷。」
  看著對方混合著慚愧與困窘的表情,麥斯威爾忍不住噗哧一聲地笑出來:「好了,沒有那麼嚴重啦。接下來是換我當測試者吧?」
  「是啊,讓你看看我的精心傑作。從手稿到完成交給程式組只花一星期。」得意地揚揚眉,但賴安的表情隨即又垮了下來:「可惜我們總是只能在虛擬的地方討論自己的關卡。到現在都還沒見過面呢,麥斯威爾。」
  喚出自己的法杖,麥斯威爾白了賴安一眼,有些沒好氣的回答:「是你的關係吧?我每次問來送飯的工作人員,他們都說你太忙,沒空跟我一起去餐廳吃飯。」
  「哪有?!」怪叫一聲,原本正準備轉移關卡的賴安停下了動作,一臉詭異地回看麥斯威爾:「明明就是你好嗎?我每次問那個送飯的外國人他都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比手畫腳老半天得到的結果似乎是你太沉迷在工作中,連我問你要不要一起去逛光華商場都不要。」
  「才沒有呢。」
  表情怪異地看著麥斯威爾一陣,賴安又轉過頭去沉思了會兒,然後才抬起頭,露出考慮完成的表情:「總覺得事情有點怪。我回去想清楚以後,下次再告訴你我的想法。現在先走吧,讓你看看我的關卡:『深紅國度 (The red kingdom)』。」

  ※

  脫下頭盔,賴安開始思索起自己先前想到的問題。
  被遊戲公司招攬這件事情太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了,而能夠參加Demon的內部製作更是讓他欣喜的沖昏頭,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處境問題。
  已經兩個禮拜。來到這裡參與更新,已經是兩個禮拜的事情了。
  這段時間內,吃飯有人幫忙送來、出入有專車接送,如果想要出去走走,通常都會有人一起。不然就是能在附近發現公司人員的身影。但如果想要與麥斯威爾見面,卻總是被許多奇怪的理由搪塞或是惡意的隱瞞。為什麼?
  這是變相的軟禁吧?真的只是為了不讓遊戲的機密外洩嗎?
  那為什麼他可以在公司裡到處晃晃──當然有些地方是機密重地,不過就大部分地區而言,他都通行無阻,但走到外面,卻要有人跟著他?而就算在公司裡,卻連麥斯威爾的工作間在哪都不曉得?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剛剛沒有在網路上跟麥斯威爾說明白,是因為賴安知道所有在測試中的對話或行為都會被紀錄,所以他不想把話說得太白,保留一些總是有好處的。
  ──而現在他已經知道好處在哪了。至少要是發生了什麼事,只要不過於張揚,公司應該還不會去懷疑到他跟麥斯威爾。

  趁著晚上,他溜出了自己的工作間,要去找出麥斯威爾的所在地。

  賴安知道即使是晚上,公司的保全一定也還是啟動著的。而且從幾個部門內隱隱透出的光芒就知道還有工作人員留在這裡趕進度。所以想要不引起騷動的在公司走動,一定要裝得若無其事又不引起人注意。
  挺直背桿,賴安一臉神色自若地盡挑些沒什麼人的小路走,眼角的餘光檢查著每個隔間,看是不是屬於個人的專門工作室。而他略為冒汗的手掌則握著自己的遊戲ID光碟與自己前幾天想出來的新關卡,打算要是真的有人問起自己到處走動的目的,就以自己在找人詢問對更新部分的意見為由搪塞。這樣一來就算搜索計畫必須終止,至少不會引人懷疑。
  正摸黑前進著的賴安突然聽見後面傳來的一陣腳步聲,趕緊貼著牆壁躲進保全攝影機與那群人的眼光死角裡,但就在他緊靠著牆的同時,用力往後壓的手臂卻沒想到還有扇虛掩的門,全身一個重心不穩,他就這麼樣地跌進了房間。

  看著眼前的景象,賴安有些獃住。

  那是個奇怪的房間。整個房間的周圍堆滿了硬碟──賴安上前查看,每個至少都有400GB以上──,還有大約十幾台電腦個別連接著許多硬碟,而最中間放著的那一台電腦電源正啟動著,旁邊還連接了一個進行遊戲「Demon」所需要的腦波接受裝置。
  整個房間顯得陰暗,卻只因中央的電腦而透露著青冷的藍光。

  像是著了魔似的,賴安走到了電腦前方,放入自己的ID光碟,戴上了頭盔。開始檢視著電腦內部的檔案。
  他發現了許多許多的資料夾,編號從001到800全部都有,每個資料夾裡頭都有著一個exe執行檔案。
  移動滑鼠,賴安連擊了001中的exe檔兩下後,他眼前的視界立刻扭曲變形,然後進入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景象。
  這是Demon的001號關卡:「機械城市 (The city of machines)」!

  而立刻迎面攻擊過來的機器人讓賴安來不及多想怎麼會這樣,他立刻舉起劍反擊。憑藉著當初破關的方法,他順利地通過了這個關卡。
  當他最後利用機器人屍骸流出的燃料一把火燒了城市工頭後,出現在他眼前的不是如同往常一樣的聯誼廳,而是一片漆黑,然後幾行字慢慢浮現。

  【WINNER:Ryan】
  【PASSWORD:revolution】
  【Would you want to go to the 002?Y / N】

  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賴安,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拋棄了恐懼,有些顫抖的手指按下了Y鍵。

  【關卡002:牢籠 (Cube)】
  【Please key in the password】

  看著眼前的提示,賴安鍵入了自己剛才破了第一個關卡得到的密碼,果然順利的進入了第二個關卡。
  「牢籠」是當年賴安第一個破解的關卡,所以對他而言在同一個關卡再次獲勝簡直是輕而易舉,因此他才能在進行遊戲的狀況下,還能分神去想別的事情。

  從剛才就一直覺得不調和的事情是什麼?總覺得這個地方瀰漫著一股詭譎的氣氛──

  踢倒一個靠近自己的小嘍囉時,賴安突然想通了。
  雖然跟平常進行的遊戲沒兩樣,破解方法也沒什麼不同。但是感覺整體難度好像有些提高,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平常玩的時候不會出現的系統語言,在這台電腦裡都是以英文呈現。也只有這個地方,是必須要按照順序來破解,而且還需要密碼這種東西。
  解決了這個關卡然後記下密碼,賴安選擇了N,然後退出。

  看來……似乎發現不得了的東西了。

  舔了舔嘴唇,賴安露出興奮的眼光。

  ※

  之後幾乎每個晚上,賴安都會偷溜出自己的工作間,不只是尋找麥斯威爾的所在位置,也會撥出些時間到那個神秘的空間重溫一次Demon的所有關卡,雖然難度有稍微提升,但他畢竟是「破關之劍」Ryan,中上等級的能力外加一流的技術,一個晚上破解六七個關卡不成問題。雖然他知道以自己這種速度等到全部破解完也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但是賴安也曉得自己不能著急,這些東西會被安置在公司這麼偏僻的地方,還有公司不知名的意圖正籠罩著自己與麥斯威爾,不管說什麼半夜偷溜的事情都不能被發現。
  就這樣持續睡眠不足了兩個月,賴安終於在昨天破解了第800個關卡。只剩下最後一個資料夾是他沒有點過的。

  「No. 000」。

  照慣例放入ID光碟,賴安點擊了000資料夾的exe檔。

  而這次雖然早就做好會有心理衝擊的準備,但眼前的景象還是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還要讓他目瞪口呆。
  這裡是……他總是在遊戲過後會夢到的房間。
  賴安嘗試走上前,輕拍了那個坐在電腦前的人。

  而這次,卻跟往常不一樣。

  「你好,我是夏儂。」轉過電腦椅,戴著眼鏡的少年推了推鏡框,然後微笑。
  看著眼前的景象,賴安沒有回應夏儂的話,只是呆呆地開口:「是因為我最近太拼命玩遊戲了,所以腦部過度疲累,又作夢了?」
  「當然不是,賴安。」站起來拍拍對方的肩膀,夏儂領著賴安來到床邊坐下,才笑著解釋:「這裡是我的區域。之前你會來到這裡,當然是我帶你過來的。而我,是『Demon』的創始人,也是這個遊戲裡的最高主宰。我曾經是人,不過目前是以電腦A.I.的方式存在。」
  賴安看著夏儂平靜無波的臉龐許久,總算穩定住自己的心神,才能訥訥地開口詢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真的是我平常在玩的『Demon』嗎?」
  「是啊,只不過有些事情是被深埋起來,不能給你們知道的。」夏儂一個正色,原先輕鬆的氣息瞬間凝重了起來。「但是這也就是我把你帶來這裡的原因,你是被選中的人。」
  「選中……什麼?這跟公司的奇怪態度有關係嗎?」
  看了皺眉思索著的賴安一眼,夏儂總算把事情整個敘述了一遍:「不算直接關聯吧,但是也有影響到就是。我從頭說起好了,這樣你可能比較容易理解。
  「當年其實我還是個人類,不過卻在一次意外中因為照射到過多放射線而突變。我的腦部細胞活化而全部開發,雖然因此成了天才,但是性命也所剩無幾。為了在死前完成夢想,我開發出了這套遊戲,並在死後藉由探測腦波裝置將自己的意識留在終端機裡,永遠成為遊戲中的最後主宰。」
  「探測腦波裝置……?等等、那如果一個人玩這個遊戲的話,是不是也有可能變成像你這樣,一輩子待在電腦裡的A.I.?」領悟到事情似乎有著嚴重性的賴安,瞪大的眼充滿驚駭。
  搖搖頭,夏儂回答:「我是自願的,所以才叫網路A.I.。如果是不小心掉到這個虛擬空間的,叫做『網路遊魂』。他們的身體會沒有意識直到衰亡,而意識則會永遠留在這裡,直到被格式化為止。你知道為什麼這個遊戲叫做Demon嗎?不是力量、也不是守護神的意思。是Demonstrate的簡稱──沒錯,這遊戲只是個實驗版本。我當年沒有開發完成就死了,而這個遊戲則被我的家人賣給第八波公司,就這樣上市出版。」
  「缺德!」用力地搖了搖頭,賴安的眼裡有著嫌惡:「所以他們不讓我跟麥斯威爾見面,就是因為不想讓我們發現這個事實嗎?」
  「正因為你們曉得網路上的對話都會被紀錄,所以更不會去深入探討一些事情。因為知道這點反而被利用,你沒發現吧?」嘆氣,夏儂也露出遺憾的表情。
  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賴安露出驚慌的表情:「那、我們在這裡的對話──」
  「不會有事的。這是我自己切割出來的空間,他們都沒有發現──他們甚至不知道有我這個A.I.的存在。」看著賴安,夏儂把話題轉回核心:「所以這就是我找你來的原因,我要結束這個遊戲。」
  吃驚地看著夏儂,賴安的表情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你在說什麼天方夜譚?身為Demon的設計者你應該最清楚吧?Demon標榜的就是『無限更新』,意思就是沒有結局!而且要結束的話,你這個掌管著所有關卡的A.I.還辦不到嗎?何必找我?」
  「一味地把關卡移除是沒有用的,只要骨幹還在,Demon就不會消滅。」兩手扶住賴安的肩膀,夏儂的表情帶有懇求的意味。「當初我設計Demon時,有設下一個『最後關卡』,只要破解它,Demon就會整個崩壞、格式化,然後消失──只有擁有最高破關技巧的你才能做到。遊戲是設計成公平制,所以我雖然也可以進入關卡,卻沒有辦法幫忙你多少。但如果你真的喜歡這個遊戲……拜託,幫我。」
  「那,你呢?一起消失嗎?」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無奈地苦笑,夏儂的眼神卻很堅決。「不管怎麼樣,我都要結束這個遊戲。」

  ※
  
  一個略為陰暗的早晨,麥斯威爾坐在被人工光照所圍繞的電腦桌前,沉默地盯著開機卻未連線的螢幕。
  然後就是一個人的突兀闖入,卻不讓他感到吃驚。

  「公司內部的保全與控制系統突然出了一點問題,請待在工作間內,不要四處走動!」

  果然,開始了嗎……?



  「這怎麼可能?你瘋了嗎?」那天晚上,看著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找到自己工作間的賴安竟然說出了一堆讓自己不敢置信的話語,麥斯威爾有著很多的訝異。「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應該發生……況且你這個計畫實在是太瘋狂了!不可能會成功的!」
  「但它發生了。」雖然賴安的表情平靜,但麥斯威爾看見對方的手指頭隱隱顫抖。「而我要試著去作,不只是因為它關係著成千上萬的人身安全,也是因為那是一個對我的挑戰。」
  露出狂熱的眼神,賴安咧嘴笑了:「身為『破關之劍』,當然應該去試試看──麥斯威爾,如果你真的喜歡這個遊戲,就幫我。」
  「……好吧,我只問你一個問題。」看著對方的眼睛,麥斯威爾終於下定決心。「你覺得那個夏儂,是可以相信的嗎?」
  「是。」
  深深地吐出一口因為緊張而憋了許久的氣息,麥斯威爾卻無奈地拉起嘴角:「好,我答應。」



  嘆氣,麥斯威爾停止回想,戴起頭盔,連上了Demon一般玩家用的區塊。


  另外一邊的賴安今天不再偷偷摸摸,他光明正大的不顧攔阻跑出了工作間,快速衝進那個堆放著所有關卡的室內,然後立刻將門反鎖,戴上頭盔連線進入夏儂的空間。
  「夏儂,能把他們全部擋在外面嗎?」看著今天也與自己同是一臉嚴肅的夏儂,賴安趕緊詢問。畢竟只要有任何一個公司人員闖入阻止自己,他知道以後就不會有第二次的機會。
  閉上眼睛將自己的思想波順著電線散發出去,過了一下子夏儂才張開眼睛,肯定地回答賴安:「沒有問題,我已經把保全系統的密碼更改順便鎖住了執行程式,他們要破解進入也要花一些時間──還有,我剛剛查了一下,麥斯威爾已經上線了。」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上線的。」露出笑容,賴安的臉上混合著許多複雜的情緒,但最明顯的還是嚴肅與亢奮這兩種完全不相干的表情。「夏儂,走吧。」

  點了點頭,夏儂開始進行轉換關卡的動作。

  【No. X:最終 (Final)】
  【破解關卡資格認證】
  【讀取中,請稍後】

  【Ryan,Shannon,歡迎你們的到來】

  場景立刻在兩人的眼前延伸開來,那是個只靠著自然採光來維持照明度的寬大殿堂,因此顯得略為陰暗。
而在階梯最高層的地方佇立著一個人影。
  只有一個。

  然後瞬間消失。而那消失的人影再次出現時,卻是在賴安的身旁。

  賴安的眼前霎時一黑,因為對方一瞬間甩出的踢擊。
  「夏儂,這就是最終魔王嗎。」抹去嘴角的血絲,賴安笑了。「夠強。」
  穿著祭司法袍的夏儂退到一旁,有些不好意思:「他的所有數值都是這個遊戲的最上限。當初想說是最終魔王,當然要夠強才行──賴安,小心你的後面!」
  聽見夏儂的提醒,賴安立刻一個轉身,手中的長劍毫不遲疑地以最快速度砍下。雖然敵人是很了不起的最終魔王,但憑著這幾個月重新破解關卡所訓練出來的實力,與當初的自己相比,賴安也提升了不少能力。這劍的落點不錯,等到魔王的身影重新出現時,左手臂上已經帶著一條不淺的血痕。

  看著賴安,魔王的手裡逐漸有著氣息的聚集,然後是一把與賴安手上一模一樣的長劍出現。

  「終於拿出傢伙了是吧。」挑眉,賴安一個箭步衝向前。「別小看我!」
  賴安一劍水平刺出,沒想到對方也是同樣的套路,而且速度更快。
  「真討厭,電腦是絕對贏不了人腦的!」雖然被刺傷了手臂,但察覺到對方意圖的賴安立刻改變路線,轉往魔王的腰部橫劈。兩人同時往後方倒去,然後又迅速的爬起。

  劍鋒不停地交會著,賴安的心開始動搖。

  這樣下去不會獲勝吧?雖然自己也不差,但對方卻更強。即使有夏儂的附加法術在旁支援,也只能勉強打個平分秋色。難道這個最終關卡,真的只是靠純粹的力量取勝嗎?雖然在這裡所有的道具都被無用化了,但難道真的只能這樣嗎?只能這樣蠻幹嗎?

  不是吧?Demon是最講求技巧的遊戲不是嗎?
  
  靈光一閃的賴安立刻退到最後方,而懷疑他意圖所何的魔王則是停留在原處,靜靜地看著賴安不動。

  「夏儂,我剛剛想到了一個方法,請你配合我。」發現了魔王的眼光始終沒有離開兩人的身上,賴安快速用密語交代完自己的想法後,便對夏儂自信一笑:「放心,雖然我不夠強大,但是至少剛剛已經傷了他。所以不會有事的。」
  深吸口氣,夏儂幫賴安施展了治療術後。而就在同時,魔王卻突然地出現在賴安的身旁動手攻擊,但賴安卻像是早有預感地轉過身,兩人的劍刃互相穿破了對方的腹腔。

  「逃不掉了。」看著魔王有些驚愕的臉,賴安揚起的嘴角流出鮮紅的血液。「夏儂、還不快點!」
  不敢遲疑,唯恐賴安犧牲攻擊會白費的夏儂,立刻開始詠唱起祭司的最強法術。但因為等級不高的緣故,身旁的元素聚集並沒有如同高級祭司施展起來一樣快速。
  為了拖延時間,賴安將沒入對方身體的劍惡意地轉動了下,他滿意地看到魔王那逼真的痛苦表情,雖然自己也痛得受不了。

  就在這個情況的僵持下,夏儂的法術終於要完成了:「白色之牙,遵從我的命令,撕裂敵人──『聖光暴雷』!!」
  一道巨大的白色閃光就這樣穿破建築的屋頂直直地落在魔王與賴安兩人的頭上,沒有任何一個倖免。

  就在同時,夏儂延伸出自己的思慮,在法術落到另外兩人頭上前的那一瞬間,開放了遊戲管理者的權限給麥斯威爾。

  而一直在聯誼廳等待著的麥斯威爾立刻感受到了自己身份的改變,他毫不遲疑地發動自己的權限,執行了賴安告訴他的計畫。

  【執行維修狀態?】
  【全體登出】
  【確認】

  不等自己也跟著其他玩家一起被踢下線,知道只要晚一步意識就會跟著這個遊戲一起毀滅的麥斯威爾,立刻扯下了自己的頭盔。

  白色的閃光觸上了賴安與魔王的身體,知道對方必死無疑的那一瞬間賴安連選單都不打算叫出了,他採取了與另外一邊麥斯威爾相同的作法,二話不說地扯下了自己的頭盔。
  只是他更多了一個動作,使用了另一隻手將主機裡的抽取式硬碟用力拔出。

  因為身體極度的不舒服而蹲在電腦旁嘔吐不已,賴安開始思索起要怎麼樣來應付接著闖進來的那些第八波公司員工。


  事後報出來的新聞證實了賴安的考慮是多餘的。由於公司財源支柱的「Demon」徹底消失,整個遊戲公司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雖然想要控告賴安,但卻因為沒有證據與足夠打官司的金錢而沒有成功。
  麥斯威爾當然也離開了第八波公司,聽說目前他在擔任專門的職業玩家。兩人當然還有保持著聯絡,畢竟是一起患難過的同志。

  沒有了Demon,賴安也回歸到了正常平凡的學生生活。
  但好像還是有那麼些不一樣。

  推開門隨手的丟下書包,賴安在電腦前坐下,竟然戴上了那個曾經是玩Demon不可或缺的腦波探測裝置。

  看著在眼前漸漸清晰的明亮房間,還有那個依舊是坐在電腦前的人影,賴安拉起笑容。

  「晚安,夏儂。今天的遊戲關卡是什麼?」


  ※

-----------
  其實這篇文章充分顯示出了我當時的生活環境。
  00762是啥跟我同年的應該都懂,尤其320;冰夢幻境是屁精用過的綽號;shannon是當時在看的英語雜誌裡面某人的名字;賴安姓賴是因為小辣;故事走這種路線是因為當時在看的許多網遊小說、「AVALON」還有「舒祈的靈異資料夾」;那時候上了物理課所以有馬克士威爾(Maxwell)三大電學定律。
  本來DEMON這個遊戲的架構是我想來要用在自己想寫的網遊小說裡的(那時候我迷得很但總覺得到後來大家都差不多),原先的設想是覺得混合關卡式跟RPG角色扮演的遊戲會有趣些,不過後來為了拿來用在這個故事而改成純關卡式,想讓它單純些。
  連基本人物跟故事都設定好囉啊哈哈哈,那時候本來想讓大家一起玩的,又覺得填表的亂入沒意思,就作了一份半開放問卷,根據大家回答的問卷給角色,像是網路上奇幻角色測驗那樣。
  不過後來因為這篇故事的誕生,已經把原本想寫的那部小說最精華的主幹劇情都吸收走啦,所以就導致胎死腹中,復活的機率我想小得可憐。

  貼出來笑笑以前的自己(順便笑笑我破爛的英文,大家請不要糾正我我知道錯很多謝謝囧),順便堵住老是想發牢騷的那張嘴巴。

  就這樣~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把12345給踩走了嗎?(不過我想八成沒人注意到自己踩到啦b)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