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其他】做我應當做的(里蹦)

 

  做 我 應 當 做 的



  不優雅的隨意碰杯。
  面無表情的男人。
  面無表情的男人。

  那是揭開序幕的交響樂。

  「咬殺彭哥列吧。」
  「好。」

  ※

  事情在短時間內就像放煙火一樣地瞬間爆發。速度快得連互相通報的時間也不具有。
  分散世界四處的守護者們一一受到挑戰,然後殲滅。

  以雲雀恭彌的說法是,個別咬殺。

  在美國的山本武是第一個。左眼失明,肋骨斷裂,加護病房急救中。
  在日本的笹川了平是第二個。顱內出血,昏迷指數三。
  在俄羅斯的藍波是第三個。右臂截肢,脊椎骨折,癱瘓確定。
  在德國的獄寺隼人是第四個。堅持拖延對方到最後的結果是,死亡。
  合該是第五個的六道骸與庫洛姆不見蹤影,但雲雀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找出他們。

  繞了地球一圈回到義大利,取代六道骸成為第五個重大犧牲者的是加百羅涅家的首領。
  接到獄寺隼人最後的求救訊號,他來到了這裡,卻看見當年自己的學生,正舉著鮮血淋漓的護手短拐看著他。
  眼神一如當年,亦或更勝以往。

  恭彌,你──

  話語未盡,跳馬體溫未冷的身體作為掩護撲倒在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身上,胸膛鮮血直流。
  雲雀的拐子才舉起一半,動手的是他的共犯,舉起槍的XANXUS。

  這也是彭哥列如此快速就被擊破的原因之一。
  暗殺的瓦利亞小隊獨斷脫離首領的控制不曾參與反擊甚至回頭狙擊自家人,自然是受到隊長的指示。

  身為家庭教師的復活者無法出手。因為首領未曾正式宣布眼前這兩人不再是彭哥列家族的人。
  他無法出手的理由正如當年指環爭奪戰時一般。

  ──這是彭哥列的內鬥。

  澤田綱吉想要相信到最後一刻的結果是幾近全員陣亡。
  你的善良最後還是害了你。XANXUS嘲諷又刺耳的笑聲回蕩在空曠的室內。

  雲雀恭彌還是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什麼話都不說就是最好的言語。

  放下逐漸冰冷的同伴屍體,戴上手套,澤田綱吉低垂著眼。
  「里包恩,動手吧。」

  雲雀衝上前,伴隨微笑揮動武器,未曾想過與身旁的共犯合作。

  腦中除了無限輪迴的咬殺二字,他只有一個念頭。
  無論結果是死是活,他都是最後的贏家。


  ※Fin.


  ------------
  這裡是不負責解說。(死)
  其實是與馨姊在小綠人上TALK出來的情境:反叛彭哥列是也。
  一開始是確定雲雀,後來結論是XH兩個人一起來最合適。
  文章太短所以後面來解釋個幾點:
  1.沒名字的雜兵都是被瓦利亞(即巴利安,對不起我採用了張先生的台單翻譯囧)小隊做掉的,懶得讓他們出場。
  2.守護者眾不是都被雲雀做掉的,阿殺也有份,以國父的說法是分兩路同時進行(參考幼獅版三民課本)。不然我會嚴重懷疑彭哥列家的通訊網是水貨囧。
  3.我跟彭哥列家族沒有仇。真的。
  4.特地讓跳馬出場然後死掉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要杜絕掉所有DH的可能性(炸),因為我對DH的興趣大概趨近於零。(疏美人對不起我們逆了XD)
  連讓他死在雲雀手上的可能性都不給,雖然這樣給阿殺做掉看起來像是幹掉情敵一樣(鄭重聲明,我這番發言沒有要間接承認DH姦情的念頭!)
  只是單純覺得用槍解決乾淨俐落罷了。=w=
  5.雲雀最後的意思是如果他死了阿綱也等於再損失了一個守護者,再加上已成既定事實的彭哥列全滅(幾近),所以還是他贏。(委員長討厭輸XD)
  6.故事名稱亂取。所謂做我應當做的就是「搶回彭哥列」跟「咬殺!」,同時是本篇主題,就是這樣。(毆)

  以上,好想要想一些冷笑話喔......(滾滾滾)
  國中那種脫口就是冷笑話的日子已經離我很遠了ˊ3ˋ 

  p.s. 快要12345了呢XD踩到有賞唷喔v(其實有啥賞我自己也不災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