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淤魚與昱 - 02.

 


  「什麼?」看著眼前的少年,聽著對方說出的話,方昱和覺得自己的頭腦瞬間停擺。好半天才擠出的一句話,卻是:「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嗎?你是指這裡?」少年的視線朝著周圍隨意瞄了瞄,然後又回到了方昱和的身上:「真不知道該說你是嚇傻了還是過於冷靜……我喜歡你的問題,所以就破例先把『規則』告訴你好了。你準備好要聽我說了嗎?──啊,我還沒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鐘魚,請多指教。」
  「你要把我吃了嗎?就像外面說的那樣。」因為明白對方已經知道自己的名字,方昱和沒有回答對方,反而是再度提出了問題。
  鐘魚眨眨眼,露出不懂的表情後,便低頭翻查自己手上的書邊回答:「什麼吃掉?我沒有進食的必要啊……啊,原來是這個,你表哥跟你說的故事嗎?抱歉讓你失望了,我不會吃掉你的。」
  「你不吃掉我,我為什麼要失望?」看對方翻一翻書就可以知道表哥跟自己說了什麼,方昱和已經打從心底地放棄想要了解這個詭異的地方了。「好,你贏了。你要說什麼就說吧,等你全部說完,我還不懂再問就是。」
  有些驚訝地看著莫名其妙就鎮定下來了的方昱和,鐘魚巧妙掩飾住自己對對方的情緒後,再次拉起了微含深意的笑容:「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正如你所見,這裡是個圖書室。不過進來這裡是需要點條件的。你看了那本沒有書名的新詩集,對吧?」
  「嗯。是啊……我曾悠游於藍海之中/如今,卻擱淺在那面奶油色的牆──」方昱和回想起自己剛才讀過的詩,卻突然被鐘魚給接了下去:「──只因誤食了人類恣意丟棄的光陰/於是,我成了一只鐘。/滴──答、滴!/這是時間的聲音是心跳的聲音是血液的聲音是身體的聲音是我的聲音……就是這首,對吧。」
  「是這首……又如何?」方昱和歪頭,疑惑不解。
  「這首是我的詩。」揚眉,鐘魚的表情看起來沒什麼改變,但是方昱和卻微妙地發現對方的情緒一瞬間改變了。但他沒有開口,只是靜靜聽著鐘魚的下文:
  「這裡原本不是一座圖書館。在很久很久以前……只有空蕩的大房子、一個沙漏,還有一本書。進到這個房子的人,沒有在沙漏漏完前把書看完的話,就會成為這座圖書館的一部分。然後代表他的詩,就會出現在這本詩集裡。你坐的椅子、看的書、桌子、窗簾、書架……都是一個個失敗者的結果。
  「你現在也一樣。因為你看了那本詩集,而選中了我;不但選中了我,甚至還真的進入了我的空間……所以你除了接受測驗,沒有別的選擇。」

  看著鐘魚,方昱和無法壓抑自己的好奇,忍不住插嘴問道:「為什麼你是人?不是所有的失敗者都會變成圖書館的一部分嗎?」
  「我有說我是人嗎?」鐘魚站起身,然後竟漸漸脫離地面,懸浮在半空中,由上往下看著:「我也是圖書館的一部分──這整個空間就是我,我就是這個空間的法則。」
  「你是空間?」皺眉,方昱和完全搞不懂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實說我完全搞不懂。你是人又是空間,老是說一些我搞不清楚的話,還說進來就出不去?我已經混亂了,你到底能不能解釋清楚一點?」
  聳聳肩,鐘魚露出了一種「你聽不懂我也沒法子」的表情,只是隨便地又解釋了下:「總而言之在這裡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唯一不能由我決定的就是你的進出。想離開這裡,你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在沙漏流完前看完一本書。那邊兩個沙漏,一大一小。大的測時間,小的算次數。每失敗一次,小的沙漏就會流下一些沙,等到完全流盡後,就是你成為這裡一部分的時刻。」
  「沒有其他的辦法?」反而是越簡單的解釋越讓方昱和聽得明白,也讓他瞬間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
  歪著頭看著方昱和,鐘魚只是攤攤手,留下自認還算和藹的建言:「總而言之這裡你隨便逛吧,要開始正式測試的時候告訴我就可以了。這麼想出去的話,可以試著練習自己的看書速度。

  「因為我給這裡定下的規則是:『手上的書沒有認真看完,不准翻下一頁』。」

  鐘魚的身影漸漸淡化在空氣中,徒留方昱和一人,站立在濕涼扭曲的空間中。

  ※

  (待續)

---------
結果我還是沒有寫完。
宣傳一下:神說一定要來的六校聯展↓
http://0rz.net/871cK

提醒自己用:
1.星期一要努力把英文小說看完,然後最晚星期二要作測驗
2.最晚星期二前決定要不要參加鈴木先生的抽獎活動

3.最晚星期二要把文章寫完
4.最晚星期四前要把海報跟傳單放到千業去
5.想辦法問一下能不能借到可以給身高170的人穿的蘿莉服
6.星期一要把開會結果暨出去。

以上。小辣的留言星期一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