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淤魚與昱 - 01.

 


  我曾悠游於藍海之中
  如今,卻擱淺在那面奶油色的牆
  只因誤食了人類恣意丟棄的光陰
  於是,我成了一只鐘。

  滴──答、滴!
  這是時間的聲音是心跳的聲音是血液的聲音是身體的聲音是我的聲音
  這是時間的語言但此刻也是我的語言了
  没有人會懂的
  即使是秒針也不明白

  本就無法闔上的雙眼
  此刻更加無法安眠了
  但
  有一天我終將睡去,沉沉地

  我終將沉沉地臥著
  在那比海洋還寬比世界還大比宇宙還廣的
  那一秒,與另一秒的夾縫之中

    
  ※

  方昱和記得在自己還很小的時候,曾經聽一位遠房表哥說過一個故事。關於他們城鎮上那座廢棄私人圖書館。
  那位表哥說,那座圖書館其實是會吃人的怪獸偽裝而成,愛看書的人是牠最喜歡的糧食,所以如果一個人跑去那裡看書,就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其他還有些細節,但方昱和已經記不清了。而當初告訴自己這個故事的表哥,也早就因為這個城市的工作機會過少,而成為了離鄉背井打拚去的那群外移人口之一。

  心裡雖然回想著這些事情,但此時方昱和的腳步,卻是停在故事中那座圖書館的前面。

  是的,城鎮中大部分的人在孩提時代都有聽過這個故事並且為此恐懼,或許是因為市中心有了公共圖書館、也或許是寧可信其有的心態,這座位置本就離市中心頗有距離的圖書館,竟漸漸地真如故事所說般越顯荒涼。
  但方昱和例外,或許不是唯一的例外,但至少是那例外的其中之一。
  雖然他並沒有對鬼神之說完全嗤之以鼻,但在一次冒險進入而安然無恙的離開後,方昱和便再也沒有對這個地方抱持著畏懼之心。反而因為那被小孩子塞滿的公共圖書館過於吵鬧,便時常獨自一人來到這雖已廢棄,但圖書與座位卻還是一應俱全的圖書館。
  即使今天是高一最後一次期末考的溫書假也是如此。背包裡放著課本與參考書,手上拿著的是最近迷上的推理小說,方昱和想著今天一定要在圖書館把要考的科目複習完,再好好地挑幾本書回家閱讀──圖書館早就已經沒有人在管理,所以方昱和乾脆自己準備了本筆記簿放在那裡按時紀錄借出狀況,算是對良心上的一個交代,還可以看看自己過往的借書紀錄。

  跨進那已然有些堆積灰塵的圖書館,方昱和駕輕就熟地把自己上次借出的書放回原位,然後走到座位旁邊把書包放下,拿出課本與參考書。深呼吸了幾口氣,平靜自己那受到全室內那些課外讀物誘惑的心,他翻開課本,開始複習。

  先唸個兩小時的書吧。心裡如此想著的方昱和,翻過了書的下一頁。

  牆壁上的鐘,在分針指向十二的時候,發出了三聲仿古老掛鐘的電子鐘響。

  ※

  啪地一聲合上參考書,方昱和伸了個懶腰,隨便看了眼手上的石英錶,時間是五點四十八分。

  原來認真起來,我也是可以唸那麼久的書啊。在心裡小小地稱讚自己一下,方昱和站起身,將課本一股腦地掃進背包裡轉身背上後,便開始漫步穿梭於散發著淡淡原木味的書架間,準備找尋今天想帶回家看的書籍。
  指尖隨著眼神在書背上一排一排地掃過,時而突然停下來,卻又彷彿對那書失去興趣般地繼續移動──直到方昱和的眼神突然一個晃動,然後伴隨著眼底的疑惑真正地連同腳步一塊兒停留。

  那是一本書背完全空白的精裝硬皮書。

  怎麼會有這種書?心中疑惑,方昱和手指輕微地彎曲使力,抽出了今天第一本翻閱的書籍。
  雖然書的封面、封底與書背都是完全空白,但是他完全肯定這是一本新詩集。隨意翻開了一頁、略看了內容是什麼後,方昱和的心中篤定。眼裡看著那白底鉛字,嘴裡忍不住輕聲地唸了出來:「我曾悠游於藍海之中/如今,卻擱淺在那面奶油色的牆/只因誤食了人類恣意丟棄的光陰──」

  一段還沒唸到最後一句,突然迴盪在整個圖書館內的五聲鐘響,打斷了方昱和的聲音,也讓他想起了時間不早的事實。
  結果今天還是沒有找到對味的書。把那本詩集放回了原位,方昱和有些失落地走出那由書架構成的巨大迷宮,卻在經過座位準備走向大門時吃驚地停下了腳步──因為那扇突然出現在合該什麼都沒有的牆上的「門」。
  奇怪了,我不記得這裡有個門啊?這間圖書館除了原先已經知道的三間圖書室外,在這個方向應該沒有隔間才對。方昱和想著,腦子內瞬間竄上的,是那個童年回憶中的傳說故事。
  不會吧?心情微妙地亢奮與恐懼了下,方昱和嚥了口唾液,慢慢地靠近那扇有著美麗雕花的檜木門。微微冒著汗水的手掌貼上冰冷的金屬把手,不過是輕輕地向下一壓,門便應聲而開。
  看向門的另一邊,方昱和發現那裡面是一個看不著邊際的圖書室。書櫃一架一架地並列著往前延伸,彷彿沒有盡頭似地消失在視線終點。
  像是著了魔一樣,方昱和跨出了腳步,走進那彷彿是無限大的神秘空間。握住金屬門把的手放開,檜木門慢慢地歸回原位,「喀噠」地方出一聲清響。
  而原先被門擋住的視線也隨著方昱和的進入而開闊起來,與外頭相同的桌椅陳列在原先方昱和沒有瞧見的地方,最右邊的座位上,坐著一名垂首閱讀的少年。

  少年應該是聽見了方昱和的腳步聲,他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看著臉上有著疑惑與驚嘆的方昱和,輕鬆地開口向那站立在門邊的人影說:

  「嗨,方昱和。雖然這麼說太直接,不過你已經無法離開了。」

  ※

  (待續)

-----------------
聯展用的稿子。
我覺得整篇最好的是文章最前面的詩,不過那是由吉光=小辣提供的。
感謝她,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