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開花的trash man - 03. (完)

 


  習慣性地在清晨便睜開眼睛,過了好幾秒,楊融才想起來自己不僅正處於放假中的狀態,而且目前還有個不認識的小孩子借住在家裡。
  難得有一個以上的人在家,不如自己下廚吧。這樣想著的楊融走下樓,映入眼簾地卻是一大把用盛水玻璃杯裝了起來的風鈴草。

  這是怎麼回事?正疑惑著的楊融,眼角的視線正巧看見從樓上下來的梁任華。

  「早安。」楊融打了聲招呼,而梁任華只是點點頭,視線卻很明顯地不肯往楊融的方向看去。
  這也太明顯了吧?楊融有些好笑地想。瞇了瞇眼,他也不拐彎抹角地直接問了:「這花是你買的嗎?」
  「……嗯。」隨意地點了個頭,梁任華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謝謝,很漂亮的花。」手指把玩著客廳玻璃矮桌上的那一大把花束,眼神卻有些改變。「但是騙人是不好的行為,以後請不要再這樣了。」
  從晚上就寢到現在起床,這種時段是不可能會有花店開著的。而住在這裡的楊融也很清楚,這附近根本沒有什麼花店。

  坐著的梁任華低頭沒有回話。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不被這心細的人看穿。

  沒聽見對方回話的聲音,楊融知道對方已經默認,才抬起頭看向對方,但那原本想要說出安慰言語的唇,卻在要吐出字句前硬生生地停了下來。
  發現對方略為僵硬的視線,梁任華不解地順著楊融的眼神往自己的身上看去──然後知道大事不妙。

  原本就嫌過大的睡衣鬆垮地掛在穿衣者的身上,但領口卻因睡姿不良而整個歪掛在左肩,露出了在鎖骨上的一個黑色印記。
  那是一個條碼,下方標記的數字是20960762。
  
  「你是……亞種人類。」不是疑問句,楊融看著那條碼下了判斷語氣。
  「不用說的那麼好聽,你可以直接叫我trash man或是TM,我習慣了。」梁任華拉起難看的笑容,將衣領整理好,遮住了那個代表他身分的條碼。
  
  楊融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震驚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帶回來的不是個普通的小孩。
  亞種人類是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人類歷史中的。當人們發現這種人類的存在時,他們儼然已繁衍出一定的規模。而亞種人類的特殊能力一被作成報告提出後,他們立刻就成為了眾所皆知的獵補對象。
  亞種人類的基因中有一小段與常人不同,所以唾腺除了唾液還能夠分泌出強酸,腸胃中也能分密特出的消化液使他們能將吞食進的垃圾消化為他們所需的養分,而正如同人類消化完畢後會產生排泄物,亞種人類也會在消化垃圾的過程中產生副產品,這些東西有可能是寶石,有可能是熱量,有可能是能源……每個人的特質都不相同,但這都使他們成為被捕捉的目標──只要餵食沒用的垃圾就能產生有用的物質,這麼好的「生產機器」哪裡去找?
  富豪大亨需要他們,能源廠需要他們,許多產業都需要他們,甚至連公家機關都需要他們……這世界太過強大與強勢的需要使得政府僅是草草制定沒有人去實行的保護法,甚至還做出了替新生的亞種人類標上編號這種看似保護其實只是增加他們危險的事情。
  這世界恣意地享用亞種人類替他們帶來的好處,卻完全忽略他們為了吞嚥垃圾而分泌強酸時為口腔帶來的痛苦,還以嘲笑的口氣稱呼他們為「trash man」,垃圾人類。
  楊融在許多大戶名門服務過,也看見許多被囚禁起來不停餵食垃圾的亞種人類,但受雇於人的他無力改變這些官商勾結的結果,也必須承認這些亞種人類那些透過類似領養或是婚嫁的合法手段所被賦予的身分,他沒有辦法拯救他們,只能看著他們以麻木的神情吞下一口口的垃圾。
  
  思即至此,楊融霍然站起走進廚房,彎身掀開垃圾桶的蓋子。
  裡面果然空無一物。

  「這些花,是你吃掉昨天垃圾的產物?」走回客廳,楊融用力盯著有些茫然的梁任華。
  有些瑟縮地看著站立在旁的那人,梁任華打從內心地開始顫抖。他為什麼這麼問?想要利用他的能力嗎?他不是那種可以生產出貴金屬的搶手類型……這男人到底想要怎麼樣?
  「快點回答我。」語氣平穩,但裡面所含的情緒顯然比剛才的問句更加強烈。
  低下頭,梁任華只能訥訥地回話:「對不起……昨天的垃圾很小……我只能做到這樣。」
  「什麼?」一愣,楊融搞不清楚對方的答非所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不過如果你想要好一點的話,要給我更難吃的垃圾才可以。」抬起頭,梁任華咬著下嘴唇,一臉自暴自棄的無所謂:「要開牡丹……至少要報廢電視機才行。」

  看著對方的表情好一陣子,楊融才收回剛才過於起伏的情緒,有些無奈地開口:「……你以為我想要利用你嗎?」
  「難道不是嗎?」梁任華驚愕,話語未經大腦便直覺地脫口而出。只因為他還沒有見過不想利用TM的人。
  撥了撥頭髮,楊融嘆了口氣,在梁任華的身邊坐下,手撫上對方那有著小孩子特質的柔軟黑髮:「我跟你說,我的月收入是用美金計算的。努力工作了這麼多年,銀行裡面的存款要養活我自己加上三個小孩到他們結婚都沒問題。」
  看見對方還是迷惑的眼神,楊融笑了笑,說出自己告訴他這件事情的用意:「我的意思是,我還沒有窮困潦倒到那種必須要利用你才能活下去,懂嗎?」

  「……我其實不想相信你。」相信了……說不定就會失望。
  「相不相信都隨便你。雖然你借住在這裡,但只要不傷天害理,我都沒有權力干涉。」揉亂了對方的頭髮,楊融站起身打算進廚房去作早餐:「唯一請你答應不再做的事情,就是吃垃圾──那很痛吧?」

  「我還可以再多待一陣子嗎?」
  「當然沒問題,只是你出門小心點,別被覬覦亞種人類的傢伙抓走。」看了梁任華的表情一眼,楊融笑著點頭允諾:「至於這裡,你可以待到不想待為止。」

  看著楊融回頭露出的淺笑,梁任華低下頭,視線模糊。
  從來沒有人會關心他吃垃圾時到底痛不痛。
  楊融是第一個。

  ※

  一向沒什麼人拜訪的楊家,今天門口的電鈴卻突然響了起來,
  本來窩在沙發上看著植物圖鑑的梁任華有些緊張的往玄關走去。雖然楊融曾經告訴過他為了防惡徒或是人口販子的一套應對問答,但這次卻是從他住進來到現在的三個月間,唯一一次有人來訪楊融卻不在。

  戰戰兢兢地先勾上鎖條,梁任華才慢慢地打開門,露出一小條的縫隙:「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楊融的朋友,我叫曾敬淵。」這些對話流程楊融都已經告訴了幾個朋友,曾敬淵當然也曉得這是為了保護裡面那個孩子才作的措施。
  回想了下腦中楊融曾經告訴過自己的名單,梁任華想起了確實有曾敬淵這號人物。
  「那請問楊融今年幾歲了?」
  「三十五歲。」其實比身分證上的年齡還要再長一歲,這是除了好友與梁任華外沒人知道的秘密。

  總算確定對方不是壞人假冒,梁任華打開了木門,迎進了這位突如其來的訪客。
  坐在柔軟了沙發上,曾敬淵看著眼前奉上的冰紅茶,拉起玩世不恭的笑容,揮揮手叫梁任華坐下:「你就是楊融帶回來的小弟弟吧?今年幾歲了?」
  「唔、明天就十四歲了。」雖然覺得有些害怕,但想到對方是楊融的朋友,梁任華便還是努力帶著笑容回話。
  「喔喔是嗎?真是有禮貌的可愛小弟弟……叫梁任華對吧?」手伸過桌子摸摸梁任華的臉頰,曾敬淵的表情雖然不正經,眼神卻很銳利:「怎麼樣……這三個多月來,跟楊融處得還好嗎?」
  聽見對方的問話,梁任華反而吃了一驚:「您怎麼知道我已經在這待了三個多月?」
  「雖然楊融會很不好意思,不過我就告訴你吧……看在你這麼可愛的份上。」豎起食指抵在唇邊,曾敬淵故意做個小聲的動作,然後毫無罪惡感地開始爆料:
  「其實自從你被帶回來了以後,楊融就常常打電話找我商量事情,內容通常都是『小孩要吃什麼比較容易發育?』、不然就是『要怎麼樣才能跟小孩子處的好?』,或是來找我抱怨像『他總是每天都送花給我,可是我明明已經叫他不要吃垃圾了』這類的事情,所以我當然也對你不陌生……不過一直都只是聽過你的事情,今天才突然想來看看你們過得如何。」

  聽著對方說的話,梁任華一方面訝異於原來楊融也會有煩惱與沒辦法自己解決的事情,一方面卻也因為楊融的關心而感到高興:「……我有聽他的話。我已經很久沒有吃垃圾了。」
  那個時候實在是想不出該怎麼報答楊融的他,只能用每天都在客廳的茶几上放上一束花這種方式來表達謝意,但楊融還是很不喜歡他做這種事情,所以不知道從哪一天起,垃圾桶裡的垃圾在睡前都會被清理的乾乾淨淨。
  明白楊融心意的他,也就沒有再繼續做這種事情了。

  「我知道,楊融還打電話來很欣慰地告訴我你終於不吃垃圾了呢。」視線對上梁任華,曾敬淵又重複了一次問題:「你還沒回答我……你跟楊融處得好嗎?」
  「……從來沒有人這麼關心我,楊融是第一個。」看著曾敬淵,梁任華有些不好意思地露出少有的、屬於那個年齡層該有的笑容:「我以前一直覺得活著是件很痛苦卻又必須要一直堅持下去的事情,我不想相信任何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東西,因為這世界是個假象。
  「但是楊融給了我很多可以相信的事物,不論有形無形。您也很清楚我是個TM,是活該身來就被利用的……但他當我是個人,當我是他的親近的人。您能了解嗎?那種同時被一個人尊重、關懷、照顧的感覺有多令人安心……我在這裡很幸福,就算以後再給人抓去賣了或是回去睡公園,我也不會忘記這種幸福的滋味。」
  「你怎麼會覺得自己還會再被人抓走,或是再回去睡公園?」抓住對方的語尾,曾敬淵像隻敏銳的狼緊咬不放。「難道楊融說要送走你之類的,讓你害怕了?」
  搖搖頭,梁任華的笑容已經化作無奈,眼神是內斂的自嘲:「不,楊融一直都待我如家人……但我終究只是個外面撿回來、遲早要離開的死小鬼。我沒有如他的父母般保護他的能力,也沒有像他妹妹一樣與他相處的回憶。我沒有與他一起經歷過辛苦,卻只會享受他富裕後的成果。即使我曉得他們都已死去……卻更證明了真正家人的無可取代。雖然這裡是幸福的所在,可我明白……不應該再更貪心了。」

  「小弟弟才十三歲呢……這樣想不好喔。」勾起微妙的笑容,曾敬淵以輕佻的方式表現出他的不同意:「想要什麼就說、想要得到什麼就動手,或許在你的想法裡不是什麼好事情。但大哥哥教你,這種行為是人類的本能──是好是壞全看表現的時機。我認識楊融也快十年了,這些年裡我還沒看他對誰牽掛過。他其實很寂寞很害怕,因為他愛的人總是一個個無預警的離開他。所以你的依賴對楊融而言同時是個依靠──可是你卻說這種話?你自己好好想想。」

  而楊融辦完事情回到家,一推門進入就是看到這樣的情況:梁任華低頭不發一語,曾敬淵露出不怎麼乾淨的微笑向他揮手招呼。

  「你先進房間,可以嗎?」拍拍梁任華的肩膀,楊融露出安撫的微笑:「我跟朋友有點工作上的事情要談,謝謝你剛才先幫我招呼他。」
  點點頭,梁任華乖順地拿起放在一旁的植物圖鑑,走上了自己的房間──他得回去好好想想,有關剛剛曾敬淵告訴他的話。
  一聽見關門的聲音,楊融立刻在曾敬淵的對面坐下,眼神銳利地看著對方:「你剛剛對他說了什麼?他怎麼看起來這麼沮喪?」
  「沒什麼。」聳聳肩膀,曾敬淵露出感嘆的表情:「從來沒看過你這麼激動呢……唉呀呀,當年笨手笨腳老是給我添麻煩的小楊融已經長大囉。」
  聽見對方的形容,楊融忍不住失笑辯駁:「別說的好像你比我大很多的樣子,不過是比我早開始從事管家工作而已……還有,已經經過十年,我當然不是當初你那個老是做錯事的副手了。」
  「好好好,你說的都對。」雙手一攤,曾敬淵一付被屈打成招的模樣。「我只是隨便跟小弟弟聊了下天、問他最近如何而已,他說他很喜歡這裡,就這樣。」
  聽見對方的回答,楊融的臉上出現些許喜色:「是這樣嗎……他喜歡這裡就好,有他在,我家也沒那麼冷清了。」
  「怎麼,你希望他乾脆就留下來別走嗎?」
  歪著頭想,楊融的臉上有著少見的迷惑與不安:「或許吧……自從妹妹病死以後,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快樂了……但太快樂是不行的,因為這世界上的東西都是假象,終究會選擇離開。
  「這世界上除了親情是以絕對的血緣結合而無法擺脫外,所有的組合都是你情我願所以才會在一起,因此顯得不夠可靠……情人會分手,朋友會決裂,但是父子永遠都是父子。可是反過來說,如果連親情都可以失去…….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感情值得寄託?我跟梁任華很合得來,甚至覺得我們可以成為真正的、彼此了解的家人──但是我沒有辦法相信,所以我不會說出什麼『永遠在一起』之類的話,因為要是說出口的誓言被破壞,我這把年紀的人沒有辦法再承受一次那樣的打擊。」

  看著眼前的楊融,曾敬淵發現他的表情與方才也坐在這位子上的梁任華沒有兩樣。
  兩個人都一個樣。嘆了口氣,曾敬淵決定暫時放下這兩人之間的複雜問題,開始說出自己來拜訪的目的:「好吧,你們自己的事,你們自己解決……我是來看看小弟弟,順便告訴你一件事的。」
  「什麼事情重要到你要親自告訴我?」抹了把臉,楊融剛剛的迷惑已經全然消失,出現在他的臉龐上的,依舊是平常慣有的沉穩與平和。
  「……最近人口販子開始有動作了。」看了看確定梁任華並沒有從房間出來,曾敬淵繼續說道:「之前他們就已經追到這裡來,只是想說反正暫時沒買主出現,你幫他們養著小弟弟也省他們的伙食費所以才沒有動作,不過最近似乎似乎是不耐煩了……你們自己小心。我只是要說這件事情而已,有消息會再通知你。」
  見楊融點頭表示明白,曾敬淵也不多作停留,俐落轉身離去的身影卻在門口又停了下來。

  「給你兩個建議。」轉過頭,曾敬淵的表情難得肅穆:「第一、小弟弟的生日是明天。第二、想要什麼不說出來,就注定沒有實現的可能。我走了。」
  看著曾敬淵離開的背影,楊融怔忡了好一陣子,才上樓告知梁任華自己要出門一趟,去買些食材,還要一個大蛋糕。

  他記得梁任華喜歡巧克力。
  一起慶祝吧……

  「一起慶祝你的生日吧。」對著站在房門口的梁任華,楊融這麼笑著說。

  那天晚上兩個人面對豐盛的菜餚與精美的蛋糕,都興致勃勃地慶祝著,兩人在飯後分食著蛋糕,楊融還送了梁任華一隻手錶當作生日禮物。
  可兩人卻也同時有默契地,沒人提起先前自己與曾敬淵之間的對話。

  這個家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楊融看著昏黃的燈光,眼神有些恍惚。
  第一次有人為自己慶祝生日……梁任華眨著眼,努力壓下心中的澎湃情緒。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在一起……就好了。

  ※
  
  結束了豐盛的慶祝晚餐而到了就寢時間,躺在床上的梁任華因為過於激動的情緒,使他到現在都沒有入睡的意思。
  翻來覆去了好一陣子,他突然地坐起身子,下了決定。

  跟第一天來的晚上一樣呢……梁任華勾起了嘴角,赤著腳輕聲下樓,走進了廚房。
  不意外地,他只看見空無一物的垃圾桶。

  轉身,只踟躕了一會兒,他便走向玄關套上鞋子,打開門走了出去。

  得找到些垃圾才可以……
  梁任華想著,他要捧著一大束的艷紫荊,在明天清晨楊融一起床時交給他。然後告訴他──
  ──「我想成為你的家人」。


  楊融是被手機鈴聲給驚醒的,他剛接通手機,另外一邊就傳來了曾敬淵快而急促的聲音:(今天才警告完你就變成這樣,小弟弟還在你家嗎?)
  「應該在睡覺吧……」走到對面的房間敲了敲門,沒有反應。楊融這才疑惑地輕輕推開房門,卻訝異於裡面的空無一人。「奇怪,他不在……你怎麼知道?」
  (你還這麼悠哉?)曾敬淵的語氣急促,而且隱隱然有著些許的戾氣。楊融知道他生氣了。(剛剛有消息傳出,人口販子答應要賣出一個具有開花能力的亞種人類,時間地點價錢簡介都符合你家小弟弟!)
  「可是他們應該是沒有辦法闖進我家……你等我一分鐘,不要掛掉。」楊融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他取下玄關外掛著的防盜攝影機,將裡面的內容取出播放。
  果然如他所料地,看見了梁任華離開的行動。
  「應該真的是被人口販子帶走了……請告訴我相關的資訊,公開的還是黑箱的都要,我知道你有這個能耐。」抓著手機的手掌用力到關節發白,但楊融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說服自己要冷靜下來。
  (沒問題。這次出價的是個富商,他需要這類亞種人類的原因是為了要討他女兒歡心。交易地點是賣方名下的收容中心,地址跟電話是……然後交易時間是明天早上十點。交易價格是一百萬台幣,畢竟是能力比較次等的亞種人類。)
  「可是對我而言,他是無價。」即使明知對方看不見,楊融還是點了點頭:「謝謝你。過一陣子後我會打電話給你,然後請你聽著,如果我出了什麼事……就請你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動用點人脈來救我吧。」
  (沒聽過你這麼無禮的要求。)雖然是這麼說,但曾敬淵的聲音明顯有著笑意:(放心吧,如果你真的不行,憑我工作上認識那麼多有錢人,救兩個人不是問題……但我還是等你的好消息。)

  切斷電話,楊融深呼吸了好幾次,才讓自己的腦袋恢復正常的運轉。

  再怎麼後悔自己不夠小心也無濟於事。
  再怎麼懊惱沒有早早告訴對方自己的想法也是沒有用的,不如快點想出帶回對方的辦法。

  然後這次要徹底的抓住機會。
  告訴對方自己真正的想法。

  照著剛才得到的電話,楊融在外面找到了公共電話亭,撥出了電話號碼。
  (哪位?)
  「……我也想要那個會開花的TM。」
  (先生,他已經有人要了。)
  「我也出一百萬,不過是美金。」壓低聲音,楊融努力偽裝成財大氣粗的買主。「相信你們都知道該選擇哪一邊。」
  (……一百五十萬美金,他就是您的。)
  「成交。」上勾了,楊融忍住內心的喜悅,繼續偽裝。
  (那麼我們早些交貨,明天早上八點,先付訂金五十萬美金,現金舊鈔不連號。)
  「沒問題。」

  留下別人的資料後便切斷電話,楊融再撥出了另外一組號碼:「您好,請問是亞種人類人道保護基金會嗎?我這邊有個案例需要貴基金會的協助……」

  ※

  男人提著手提箱,走進了有些潮濕陰暗的收容中心裡。

  抽著菸的中年男子按熄了火紅的菸頭,示意身旁另一名男子把交易的對象帶出來後,便看向前來的買主:「先把錢拿出來。」
  接過手提箱打開一看,中年男子的臉上立刻佈滿怒意,然後朝著男人低聲怒道:「你是在耍我嗎?」
  「什麼?」
  「這是什麼東西?」將手提箱用力扔在地上,裡面除了舊報紙,什麼也沒有。「訂金呢?你是在耍我們嗎?」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有個人給我兩千塊,叫我拿著這個東西到這裡來啊!」男人嚇軟了腳,心中唉嘆自己不該貪小便宜,現在惹到了這種兇神惡煞,這該怎麼辦才好?
  中年男子也不好受,就這樣白白地推掉了一筆生意,為了這麼個用假名愚弄他們的生意的傢伙!
  他的眼睛真是被那一百五十萬美金給弄瞎了!氣不過的他打了一直被壓在旁邊的梁任華一巴掌,又用力踢了下地上那個可憐的無辜男人:「混帳,都是你們這些麻煩的東西毀了我的生意!不過是個只會開花的TM,我竟然因為你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跟生意!」
  又是一巴掌想要下去,但手才半舉在空中,他便感覺到有股力量扯住了自己的手腕。回頭一看,竟是小鬼寄住地方的所有人。而旁邊圍繞的,則是手臂上掛著綠色臂章的一群人──是人道基金會的成員!其中竟然還有一些穿著警察制服的人們站立於其中。
  完了……男子知道自己真的栽了。
  「傷害無辜民眾,販賣人口,違反亞種人類保護法,傷害屬於保護民族的亞種人類。」一條一條地唸出對方所犯下的罪行,楊融露出面對被認定為敵人的傢伙時,才會出現的殘酷快意:「你的犯罪過程已經被亞種人類人道保護基金會經由攝影、錄音與拍照的方式存證,請你跟著這幾位警察先生走一趟吧。」

  向警察與基金會的成員解釋與道謝後,楊融輕輕地接過傷痕累累的梁任華,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幸好你沒事。」
  「他們一直打我,說這樣我會乖一點。」靠著楊融的手臂,兩人慢慢地走出嘈雜潮濕的收容中心。
  倏地,楊融用力地抱住了那瘦小的身軀,肩膀微微地顫抖著,聲音因為布料的阻隔而悶悶的:「你不知道我有多後悔……」
  「其實我也是。」同樣伸出手環住對方的肩膀,梁任華的語氣倒是輕鬆:「我本來以為我又要回到每天吃垃圾的日子了。被抓走的時候,我心裡一直想著,那句話應該要早點告訴你才對。幸好我現在還有機會跟你說──」
  「請讓我成為你的家人吧。彼此互相分享各自的過去、然後度過現在,一起走向未來。即使沒有血緣也無所謂,我會成為最了解最包容你的人,而你也是。」
  慢慢地鬆開抱住對方的手,楊融看著那露出微笑的瘦小臉龐沉默了好一陣子,才低啞地開口:「……你已經把我想說的話說完了。」
  「既然你也答應了,那麼明天就去辦理領養的手續吧。」笑著拉起了楊融的手,梁任華的心情因為得到了確定的承諾,反而沒有那過度浮誇的興奮,而是充滿平穩踏實的淡淡喜悅。「──不過,先一起去買種子。」
  「買種子?」楊融不解,只好反問對方。
  「我喜歡花,很喜歡很喜歡。」看著楊融,梁任華的眼睛反射著早上太陽的光:「可是,我再也不想吃垃圾了。」

  慢慢地,楊融拉出笑容。他覺得自己也被陽光給籠罩住了:「好,就去買種子。」



  走在前往花店的路途中,他們的眼前彷彿同時浮現了,那花海搖曳的未來。


  ※Fin.

--------------
唔啊!我總算跑完這場馬拉松了!(只深說法XD)
接下來就是IWGP的插花!
順便幫忙阿紫做個宣傳~


紫曜日的IWGP同人本:
http://f8950023.daxp.com/NEW02.htm
有興趣的人請多多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