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天堂偵探社──夏東籬 - 02.

 



二、狂犬


她與他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場混亂的群體圍毆中。
在警察來前趕快撤退的他們,不小心地一起帶走了當時只是碰巧在場的夏東籬。

「喂,要不要上床?」這是夏東籬對毛偉翔說的第一句話。想當然爾,她並不認真。
而對於毛偉翔其實有點失禮的回答,那句「如果你來幫我們打一場架,我想值你十次做愛」,她也只是笑了笑,然後一拳打上了毛偉翔的小腹。

制止了原本打算圍上來的手下小弟,毛偉翔伸出手,忍痛笑著說:「久仰大名,『狂犬』。」

而夏東籬只是轉頭就走,卻沒想過自己從這天起,就開始跟這群傢伙混在一起。也開始跟著大家叫毛哥,雖然跟不跟著大家做事看她的心情,不過反正老大欣賞她,這個女人在圈子裡又是以狠勁聞名,大家自然也就隨她去。
那時候正是年輕氣盛的時期,夏東籬才十五歲。她卻已經開始跟著那群也才不過大自己一點的人一起瘋狂。他們飆車、打架、嗑藥,沒有什麼事情不敢作的,一切只是看心情。

但那時候所有的人都知道,「狂犬」雖然常跟毛哥帶頭的那群人混在一起,但她不屬於任何勢力。
人人都想讓「狂犬」變成自己家的狗,卻沒有人可以、也沒有人敢讓如此危險的生物待在身旁。



三、天堂偵探社


看著周圍的環境,夏東籬又疑惑地低頭看了看手中紙條上寫的地址。
教授給的資料應該不會有錯,可是周圍的環境看起來實在一點也不像開偵探社的地方……這裡是有錢人家的住宅區吧?

將地址收回口袋,夏東籬走到了紙張上所指示「應該要有」天堂偵探社的那棟高級別墅,用力按下了電鈴。而出來應門的,是個外型搶眼的男子。
看著眼前的人,夏東籬開口詢問:「請問,這裡是某市某區某路某號嗎?」
「是。」男子點頭,表示夏東籬說得沒錯。
「那再請問,天堂偵探社搬走了嗎?」第一條件確立,她繼續追問。
男子瞇起眼,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您哪位?」
「李教授介紹我來實習。」
男子怔了下,然後總算真的是笑了出來,手指著不遠處地面上的某個物件回答:「……走到那條街上,打開地上的水溝蓋下去,往這棟建築物的方向走就可以找到了。」
「您確定您在說的是天堂偵探社的位置。」
「是。」

看著對方的眼睛好一會兒,夏東籬才輕輕地敬了個鞠躬禮:「謝謝您。」

毫不猶豫地往回走,她舉起右手掀起地下水道的鐵蓋,動作俐落地鑽入。
看著消失在地下的身影,男子也一個轉身,帶著漸顯詭譎的表情轉身入室。



「Fuck。」經過了許多路標的指示(雖然有八成是錯的)、繞過了許多的轉角(百分之六十是死路)、看見了一大堆的水管(她算過,有六根水管突然暴開)好不容易才濕答答地來到這個掛著「天堂偵探社」的小空間(她寧願叫它忍者龜的巢),夏東籬只罵了一句Fuck(而且還是句點結尾),認識的人稱讚完她後眼睛應該會掉下來。
夏東籬繞過堵在門口的一坨不名人型污黑物體(她忍住了踹它的衝動)與一條看門犬(她也忍住了掐死牠的憤怒),還來不及敲門──掛在旁邊的電鈴壞了──門就自己打開了。
「他媽的下次再讓水管噴出葡萄汁我就把愛心筆塞到你們的鼻孔裡!」
一句話就這樣衝著她出口,讓夏東籬下意識地立刻回敬對方:「你才去他的再對我吠就斃了你。」

「什麼?」眨眨眼,韓商似乎還沉浸在憤怒的葡萄裡,反應不能。

「我什麼都沒說。」理智瞬間回籠,夏東籬立刻意識到這個說話的人跟被說的對象都與自己沒關係,馬上把自己與剛才那句話之間的關係撇得一乾二淨。「我找東莞月先生。」
抓了抓頭髮,韓商避開了夏東籬,手指著裡面的人,口氣不怎麼爽快:「就裡面那個,自己去找他──我現在去外面接條新的水管,下次只要噴出不是水的東西我就真的讓你們不能呼吸!」
側身一避,兩人擦肩而過。韓商離開,而夏東籬則走進了那與外頭完全不符的乾淨室內。
本來想說話的她霎時間頓了頓,原因有二。

一、室內有兩個人,一個就是剛才在樓上指點她方向的男人。
二、那個男人腿上還有一個男人。

「又見面了。」男子看向她,露出與剛才在上頭一樣的笑容:「你好,我是東莞月,天堂偵探社的社長。」
而東莞月腿上的男人也露出打招呼用的微笑表情,還舉起手晃了晃:「在下呼延馨,是小月達令的達令唷。」
輕輕地皺眉又鬆開,夏東籬只花零點三秒就壓制住了內心對同性戀的厭惡:「夏東籬。李教授介紹我來的。介紹信在這裡。但我突然後悔了,謝謝您的指點。」
伸出手將信件放在辦公桌上。夏東籬沒有一如往常地低下頭,只是定定地與東莞月四目相接後,轉身便走。
「不要那麼衝動,傷身哪。」聳聳肩膀,東莞月嘴裡吐出來的卻只能讓夏東籬神經緊繃:「夏東籬,女,身高一百七十一公分,體重五十三公斤,某大學社會學系三年級,指導教授李紹卿。父母分居,搬過兩次家,轉過三次學,住過兩次院……嗯,再說下去不好吧,就這樣囉。」
回頭,夏東籬的眼光裡有著莫名的複雜:「你想怎麼樣?」

查得那麼清楚,這男人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以前幹過什麼好事?

「啊──馨達令她好兇喔──」佯哭地揉揉眼睛,東莞月順勢窩進了呼延馨的懷裡:「人家只是想要她留下來嘛──」
「你有什麼目的?」看著東莞月,夏東籬的聲音裡有著壓抑的憤怒──她很久沒有這種想要殺死一個人的衝動了。「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如果你留下來的話,會很有趣的。」東莞月一臉無辜,但是那無辜並沒有滲進他的眼睛裡。「而且這應該是我問你的話才對吧──你有什麼目的?」

咬了咬舌頭,沉默三秒。
瞪著眼前的東莞月,夏東籬手握得死緊,眼神銳利地彷彿可以諷穿人:「實習生的話,幾點上班?」
「朝九晚五。」 很有默契地,呼延馨接下了東莞月的話。

沒有回答,夏東籬只是哼了聲,頭也不回地摔上門便走。



不過留在偵探社內的兩人都曉得,明天一定還會再見到她。


----------
是的,阿夏其實不太喜歡同性戀......
偏偏整社女人沒幾個,正常的也沒幾個。(大毆)

大家都這麼歡樂只有我這麼陰暗真不好意思。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