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恐怖平衡 片段

 

【片段一】

不過是家書店而已,真的能查到什麼嗎?要是還是沒有收穫的話,又該再從哪裡找起線索呢?
我在心裡煩惱著,卻沒發覺自己擋住了出入口。直到有人用力一推,我才如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
而才剛把腦子與現實的世界接軌,立刻就有聲音和著警鈴在我耳邊大聲響起:

「有小偷,快抓住他!」

聽到了這句話,我直覺地以為這話中的主詞就是指我,不禁略為僵硬地後退了步,卻在又被猛力推了下還附帶幾聲咒罵後,才知道原來被我擋住的這人才是小偷。幾乎是反射性地,我立刻朝他揮出一拳後,將這個小鬼頭壓制在地。
穿著橘色背心的工讀生急忙地跑了出來,較為高壯的青年拉著偷竊少年往後方走,而另外一個年紀較小的人則是朝我走來,然後在我面前對我鞠了個躬。

「非常感謝您替我們抓住他。」抬起來的那張臉,有著非常堅強卻溫和的眼神。從事現在這行也很多年了,對於看人我還有些自信。眼前這位少年,的確是令人心生好感。看了看他胸前畫有藍線的名牌,上頭寫著的是:日下守。
我擺擺手,表示並沒有做什麼需要特別感謝的地方:
「只是順便,沒有什麼。」
雖然說幫店家抓了自己同行的感覺真的是有點奇怪的。但這種沒計畫沒原則沒實力的小鬼,說是我的同行,也還早的很吧。


【片段二】

老大見我就在那邊捧著資料動也不動,便一臉受不了地開口問我:
「說真的,小哲和小直最近還好吧?我真搞不懂你的想法,為什麼會想要把他們就留在那兒呢?如果是我的話,一定不顧一切地帶他們離開那裡。而你竟然還把他們放在沒大人的地方,不聞不問?」
老大的話讓我的心臟緊縮了那麼零點零一秒。如果可以,我當然也不會把他們兩個放在那裡!可是這已經是我所想到能顧全最多層面的方法了。
「這是沒辦法的事,我有我的考量。而且我並沒有把他們丟著不管,一個禮拜還是會見個一兩次面的。」我心虛地這麼回答,但其實最近雙胞胎並沒有與我連絡,而我和他們也已經一個禮拜沒有見面了。
撇開頭冷哼了聲,柳瀨老大一個簡單的詞卻讓我比剛才更加驚恐:「藉口。」

藉口?原來我想這麼多都是藉口?是我在逃避嗎?逃避什麼呢?
不可預料的危險?麻煩?還是……跟他們之間的關係?

我們兩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老大對我有所埋怨,所以只是不開口地瞪著我;我則是因為老大的一針見血而啞口無言。
這時事務所電話的響起,對我來說無疑是將我自柳瀨老大眼神壓力中釋放的救星。
老大撇開視線走到一旁,接起了電話:
「您好,這裡是柳瀨事務所……欸,小哲?怎麼打電話來了?等等、不要急啊!我叫他來聽電話!」
老大說完我便收到了他惡狠狠的視線,只好舉起雙手表示誠意地走向電話,接手。
「是我。」
「爸爸!」焦急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那語氣慌張地讓我認不出是雙胞胎中的哪一個,而且讓我的不安在胸腔中擴大。他們兩個很少這麼慌張的。
「爸爸,」
「你快點來!」
「我們,」
「好害怕!」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心中大為慌張,答應他們我馬上到,在我到之前別出家門後,我立刻向老大告別,準備去雙胞胎家,卻沒想到老大抓起了車鑰匙,一起走出了事務所。

「別小看我,我可是他們的爺爺。」
坐在駕駛座上的老大,花白的頭髮看起來閃閃發光。


【片段三】

兩人突然睜大了眼睛,露出受到驚嚇的表情。看來真的不是他們家的。
「……不是,」
「我們家的!」

看吧,果然不是。但是為什麼連這種事情,你們也非得分開來說不可啊?

經過不知道多久的檢查,我們最後還是沒有找到竊聽器。但是家裡出現了不是宗野家的東西,證明那個變態已經可以侵入這裡。
而既然這裡已經不再安全,我和柳瀨老大都一致認為不能再把雙胞胎獨自放在這裡。所以我開口詢問他們要不要先到老大家、我家、或是飯店暫時待一下,卻沒想到之前一直希望我陪著他們的雙胞胎,這時卻鄭重拒絕了我們。
「我們,」
「要待在這裡。」
「為什麼?」我張大眼睛,驚訝於他們的回答。「這裡不太安全,你們真的要留在這裡?」
他們撇過頭,沒有說話。老大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去柳瀨爺爺家好嗎?現在你們家隨時可能被那個變態闖進來,太危險了。不要留在這裡吧。」
又是動作一致地搖搖頭,雙胞胎還是不肯答應。
「柳瀨爺爺,」
「對不起!」
「但是我們,」
「要留在家裡。」
接著又是好一番激烈的拉鋸戰,我從來不曉得雙胞胎這麼頑固,不管我跟老大怎麼勸說都沒用!
最後我只能煩躁地抓抓頭髮,承認自己的失敗。


------------

以上。詳細情形請見: 
http://home.kimo.com.tw/lynnyhc20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