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8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章】天堂偵探社──夏東籬 - 01.

 




【Paradise Detective Agency ── 夏東籬】


有沒有人聽過,肋骨斷掉的聲音?
她沒聽過,因為斷掉的是她的肋骨。所以除了伴隨心跳的一聲共鳴,什麼也沒有。

但對她來說,那時候一起斷裂的兩根肋骨,發出的聲音就像胸腔中的哭泣。



一、夏東籬 

睜開眼睛,夏東籬決定先洗澡再去上學。一遍一遍在她的夢境中重演的事情,讓她冷汗熱汗全都流了出來。
沒有從惡夢中驚醒的恐慌,她的雙眼只有麻木。
穿上外套,拿起背包,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了「黃埔軍魂」的合聲版。

是他們打來的。瞇起眼,夏東籬接起電話,壓低了音量:「誰?」
(小夏,我是阿天。)
「阿天是誰?」抿了抿唇,她不記得認識這號人物。「你為什麼拿著永敬的手機?」
(啊!我忘了你不認識我!)另一端的聲音帶著恍然,繼續解釋:(抱歉抱歉,我是新人。常常聽前輩說起妳的事情,才不知不覺跟著大家這樣叫。失禮了,夏姊!)
「回答我的問題,還有一個。」夏東籬的手指輕敲著手機,發出微小卻不容忽略的威脅。
(對不起!是這樣的,毛哥被人砍傷,現在人在仁愛醫院!敬學長已經趕過去了,他叫我拿這隻手機打給夏姊,我是某某高職一年級,永敬學長的學弟阿天!)
「廢話真多。」啐了句,她抬腕看表,然後回答:「我二十分鐘到。」

不等對方的回覆就結束通話,夏東籬拿起機車鑰匙,往仁愛醫院出發。
果然又出事了嗎?一定又是隔壁堂口的人吧……已經兩年多了,還是沒完。

都是我當初處理不乾脆的緣故吧。

心裡有了小小的歉疚,夏東籬跨上機車,以合法的最高時速往仁愛醫院騎去。



踏進仁愛醫院,感謝好心的護士小姐,她很快就找到了要去的病房。
──其實不用問也可以知道的。看看門口那群兇神惡煞不良少年就曉得了。

不等那些還沒看到自己的人反應過來,也不讓那些已經認出自己的人衝上前來,夏東籬輕輕地說了句:「閃開。」
原本要打招呼的都僵住了,不明就理的新生代見老大哥們都不說話,也不敢開口。
「小……小夏。」半舉起手,第一個打破沉默的是梁永敬。他乾笑著,臉上有著不自然的表情:「真……真早啊。」
點點頭,夏東籬直接排開人群,開始往病房門口移動,卻在永敬的身旁,停了下來:「……別跟之後進來的人隨便說我的事。」說完話,她意有所指地瞟了對方一眼。
不敢多說的點點頭,永敬讓開自己所站的位置,順便打開了病房的門。

輕甩上門,夏東籬剛踏進病房,就看見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
拉張椅子坐下,她從上而下的看著對方:「……毛哥,你還真遜。」
「唷,你還真的來了啊。」抬抬手,毛偉翔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真沒想到你會來,不用上課?還有,我是被偷襲的,所以別說我遜好嗎?」
指指手錶,夏東籬哼笑了聲:「你還有半小時,我九點有課。」
不給對方回答的機會,她直接了當的問了:「廢話少說。隔壁堂口幹的吧?」
本來還笑著的毛偉翔愣了下,見對方一臉認真,本來還想打混過去的他,只好點點頭表示承認。
「我的問題吧。」瞇起眼,夏東籬慣於沉默與平板的臉上露出不常有的扭曲:「因為我做了那種要求,最後卻……」
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用,毛偉翔只能沉默。

室內的安靜充滿了無力的感覺,在場的兩個人卻不想阻止,也無力阻止它的蔓延。

「妳有看到外頭嗎,一堆新人唷。」拉起笑容,顯然有人不打算讓這種氣氛繼續下去。
知道對方的用意,夏東籬也只能點點頭,拒絕再回想過去:「都不認識了。欸,叫小敬嘴巴關緊點,那些不認識的小鬼每個都夏姊夏姊的叫,我是大學生,不是大姐頭。」
「妳當年的豐功偉業太屌了,那些白痴小鬼每個都想像妳一樣。」斜看了夏東籬一眼,毛偉翔這次的表情有點嘲諷:「也是啦。現在你已經是堂堂的國立大學生囉,當然不屑我們這些搞黑的,連聲『夏姊』都不給叫了。」
瞪大了眼,夏東籬沒想過這個自己也認識好多年的傢伙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你說什麼屁話?要真是那樣,我會接那通電話,現在會坐在這裡嗎?」
「不過是罪惡感吧?」撇嘴,對方雖帶不屑的笑容,眼神卻很認真:「你還在因為那件事情認為對不起我們,所以不敢把電話從通訊錄刪掉而已。」

「我要走了。」背起背包,夏東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動作少見的些許慌亂。「有時間再找你。」

從房間走出來後便關上門,夏東籬一反剛才態度上的連連敗退,冷不防地抓起了一旁永敬的領口:「你聽著,以後准許你讓下頭的人叫我夏姊,不過我的事情別亂誇張,否則你就等著哭爹喊娘,了嗎?還有,叫你家毛哥聽著,要是憋在醫院太久屁太多的話就去上廁所,不要對著我亂放。」
被人近距離威脅的永敬只能連連點頭,臉頰卻突然感到一陣疼痛,然後他的臉就不可控制地被快速甩到一旁。
收回自己的拳頭,夏東籬放開了對方:「給是給你們叫了,不過之前你的隨便放話,還欠我一拳。」

「小夏你慢走啊!」轉身離開了一段距離才聽到永敬這句話,夏東籬意外的沒有生氣,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路上有點塞,夏東籬多花了一點時間,才剛好趕上第一節課。但上完課後,她卻沒有一如往常地直接離開,而是到了教授的辦公室內。
「夏東籬?」帶著老花眼鏡的教授推了推鏡框,這才看清了來人。
點點頭,夏東籬走進辦公室,她一向不習慣對上大學後認識的人多話。
她拉了張椅子坐下,接過了教授手中的一疊資料,開始觀看。這次她參加了個中研院社會學群研究所的研習營,最後的作業是要交出一篇實際觀察社會組織的情況然後分析的報告。如果做得好,對將來繼續深造有很大的幫助。所以現在教授列出了幾個跟他比較有關係的單位,希望夏東籬能從其中選一個,這樣他引薦起來也方便。
從前翻到後,再從後翻到前。夏東籬心中思考著,卻被一份放在一旁的資料給吸住了眼光。
「教授,這是?」拿起那份資料,夏東籬問。
只見老教授的表情尷尬了下,這才慢吞吞地回答:「這個、天堂偵探社啊……我剛剛把所有跟我有關係的社會組織都列了出來,那幾份是我覺得不太適合的……總之,天堂偵探社是我以前一個學生現在開設的私人公司。不過……可能不太適合作為你觀察的地點。」
「怎麼說?」看著資料上頭的詳細介紹,夏東籬瞇起了眼,目光放在「偵探社」三個字上。
「那裡的怪人……有點多。」老教授面有菜色,顯然過去的回憶並不太美好。「該怎麼說呢……東莞月──就是我那個學生──他不是個壞人,只是有點怪怪的。是物以類聚的關係吧?他那個偵探社從裡到外都很奇怪……」
「沒關係。」
顯然,老教授並沒有馬上反應過來:「嗄?什麼?」

「我去。」拿起資料,夏東籬向對方點了點頭,便轉身退出辦公室。

偵探社,是嗎……

夏東籬強烈地覺得自己應該要去做些什麼,為他們做些什麼。
必須再接近核心一點……這是當年她沒處理好的後果。
毛哥的那一刀,或許還有過去許許多多她不知道的傷,她都必須負責。
只是要把該處理好的處理好而已。絕對不是罪惡感的關係。
因為有交情,所以才這麼作的……

微不可見地,夏東籬搖了搖頭。

---------

名字從採菊東籬下而來,國文爆掉的結果。
試圖表現出暴力的感覺,完結的時候大概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誰叫我壓力大。


就這樣,我現在心情很複雜,太多感覺混在一起,說不出來。
就這樣吧,就這樣。
That's al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