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逍搖一搖

關於部落格
已經全站搬移至:
http://lynnyhc.blogspot.tw/

本處永久停止更新。
  • 58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章】I still want to know...(寄生獸同人)(女性向R-18)

   即使室內開著暖氣,新一也並不想馬上從棉被中起身。距離早上的課程還有時間,他沒有急著要做的事情。在暖烘烘的被窩裡作著什麼美夢,感覺身體的熱度慢慢上升,新一只是睜開雙眼,翻身壓到腿間的堅硬,很自然地想要伸手探進睡褲裡。
 
  「新一,早安。」
 
  剩餘的睡意瞬間消失殆盡,新一立刻回右手,涮地一聲掀開棉被:「米奇!」
 
  暗自埋怨為何忘記米奇已經清醒,新一尷尬地撥弄睡亂的頭髮,裝出一副若無其事:「你今天醒得真早……」
 
  在後藤事件後的很長一段時間,米奇都無聲無息地沉睡著。新一本來以為或許到死都無法再次見到對方,事情卻因他和里美遭遇的危險有了改變。意識的重新鍵結可能給了米奇新刺激,某天洗手的時候,他再次聽見那聲令他懷念不已的「新一,好冷啊。」
 
  「新一。」叫住準備下床梳洗的宿主,米奇扭動著身體,移動到得以平視新一的位置:「我想繼續。」
 
  沒等對方問出那在自己眼裡總是顯得愚蠢過份的「什麼意思」,只是伸長眼睛,米奇認真看著新一:「因為你的體溫和心跳異常,我才會驚醒的。」
 
  「你晨勃了,而且可能是因為性欲。」延展出長長的肉芽,米奇光明正大地碰了碰新一的褲襠,完全無視對方倒抽的涼氣:「新一,我想交配。」
 
  「米奇!你──這到底什麼意思啊?」新一下意識拍開米奇的觸手,卻又覺得自己打自己的手實在有點可笑:「交、交配什麼的……」
 
  還是讓新一問出了痴愚的問句,似乎讓米奇困惑於自己的表達能力,卻又對總是磨蹭而充滿困惑的宿主見怪不怪。他想了想,還是嘗試耐心再解釋一次:「這是簡單的陳述。新一勃起了,而且體溫和心跳異常。這是人類有想要交配的欲望。我想了解,所以問你。」
 
  「你說這個……是問我有什麼感覺?不是已經看過了嗎,我跟里美……」找到自己覺得正確的答案,新一鬆了口氣,卻又有點不好意思,雖然當時生命有著迫在眉睫的危險,但是那段記憶確實是他一輩子無法忘記的。
 
  「不一樣,既然你要說到那件事的話。」已經有些不耐的米奇躲開新一阻擋的手,直接將延伸出的長長觸手鑽入了寬鬆的褲腰縫隙:「那次之後,我認為真實體驗是相當重要的。」
 
  體驗和理解並不相同。在靈魂的海洋中航行如此之久,米奇仍然有許多未明之處。但這點從他為了新一而瀕死的瞬間,就已經再明白不過。
 
  如果還想要知道更多,自身的視點是必須的。
 
  他需要親自了解。
 
  「等、等一下!我不能背叛──」
 
  米奇厭煩了新一的優柔寡斷,乾脆直接亮出鋒利化的另一肢,對準新一的褲子便是幾次劃拉,渾圓的眼珠更是逼近對方的臉龐:「新一,我完全不懂。」
 
  沒管新一被自己瞪視得有些瑟縮,米奇歪了歪脖子,延伸出的觸手已經爽快地扒拉開零碎布料,直接包覆上晨間勃起的陰莖:「我對你交配,以人類角度是背叛嗎?」
 
  新一本想衝口而出的拒絕,被脊髓處湧上的一陣快感猛然打斷,似是手指卻又而非的彈性觸感壓迫在敏感處,他一時竟有些忘記言語。重新抓回思路的瞬間,新一甚至對自己的反抗產生了疑惑。
 
  如果米奇是自己的右手,拿右手做點什麼、是背叛嗎?米奇不是單純的右手,但背叛對寄生獸而言……有意義嗎?
 
  對不是人類的東西,背叛有意義嗎?新一在困惑中下意識拿著左手去隔擋米奇,卻被分散的觸肢緊緊纏住,直接用力握住下體上下滑動。
 
  「新一,你喜歡哪裡?」聽見對方喉頭的喘息,米奇默默數著新一的脈搏與體溫,認真地感覺自己的動作,他拉移開眼珠的位子回到觸手密集的下體部位,認真端詳著新一充血發硬的肉柱:「人類男性的話,是冠狀溝?」
 
  努力運用先前從視聽媒體學習的知識技巧,米奇仔細觀察可能會有的反應,分出細小的肉芽往龜頭下的凹槽探入,新一卻是掙扎著要擺脫被牽制住的左手而不肯配合。米奇下意識用上更重的力道,當他發覺這樣對待男性的脆弱並不合理時,卻反而聽見一聲猛然拔高的哽咽。
 
  米奇眨了眨眼。肉塊上的厚實嘴唇突然咧開:「發現了。」
比起先前使出更強的力度,米奇始終停留在新一的右手上沒有脫離,卻分散出更多的突觸和對方的左手一起撫慰欲望,甚至以細小的肉芽刺激尿道口,往新一意想不到的各種地方前進。
 
  或是肉柱下的兩顆陰囊。或是陰囊下的會陰帶。新一感覺到那些連自慰也不會碰觸的地方正被緊緊包裹吸吮,快感拍打著腦袋,而對米奇從來沒有作用的逞強,早已被欲望的浪濤洗刷一淨,徒存對米奇潛意識的依賴,以及向解脫屈服的本能。
 
  他忍不住壓低著聲音斷續呻吟,左手早已不需任何外力,任憑本能撫摸著溼潤的肉莖。至於早就歸屬米奇管轄的右手,他已隨意放任對方而去。
 
  米奇分出另一隻眼觀察著新一的神情,原先的眼睛從會陰部往下移動,盯著隨呼吸淺淺收縮的後穴,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好奇,伸出肉肢向內探去。
 
  他的細胞早就遍布新一的體內,但這樣的探索仍然是充滿樂趣的。米奇移動著漸漸膨脹的細小分肢,試圖拉開柔軟的肉壁端詳內部。
 
  「米奇!」從沒想過那個部份會被入侵,但進入的肢體並不堅硬突兀,新一內心的慌張及疑惑遠遠勝過恐懼,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喊出米奇的名字。
 
  新一在喊我。
 
  我。
 
  不是喊他的右手。
 
  是叫喚著米奇。
 
  米奇是我。
 
  米奇思考的瞬間停下了動作,反而像是刻意的煽情折磨。新一更大力滑動左手,越來越快的喘息像是對著另一方的催促。米奇想了想,開始調整起在對方體內肢體的抽動頻率,兩隻眼睛分以不可思議的距離各自紀錄著對方的反應。
 
  他想起新一因為自己的不經意的過度施力而露出愉悅的表情,米奇用力按壓下腸壁內奇妙的突觸,同時收緊了纏繞在莖幹的觸手。
 
  新一高潮的抽搐與快感被米奇所感知,結合他自己本身的觸感與體驗,混合成奇妙的感受。米奇認真記憶著新一潮紅泛汗的臉龐,感覺在交配的過程中,對自我的意識與掌握竟顯得如此清晰可見。
 
  開心咧嘴,看見對方因為高潮過後而恍惚不清地反射性報以微笑,米奇突然發現,因為對方的欲求而想要給予原先沒有預想到的回應,或許是一種嶄新感情的體驗與顯現。
 
  是個好發現,可以進一步地探究。米奇心滿意足地變回右手,在累倒的新一身旁再次沉睡。
 
※ Fin.
 
----------
 
 大家好,這裡是舞逍遙。
 
 一年多沒見,竟是以如此內容重逢,令我有些羞愧。但忙碌的現實下,在品質和即時之間,我仍選擇了後者,真是不好意思……希望下次能給大家更好的成果與體驗。
 
 寄生獸是部有趣的故事,我很喜歡米奇學者般的好奇個性,未來或許有機會能訴說剖析更多。(雖然這次只是一個吃吃米奇新的單純欲望體現……)
 
 搭配新的人生階段,我也作好了相應的寫作準備,不敢說敬請期待,但我確實期盼著,之後還能和你再於其他作品末尾相見。
 
 2015.12.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